农民信徒的牧者——记在乡村教会传道的神学生

耶稣对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太9:37-38)

他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是一个纯粹的农民的儿子。

乡间的小路、村头的溪水、果园的梨树、还有那些邻居小朋友们,伴随他度过了难忘的童年。

渐渐地,桥头边老梨树长得更高大了,也更老了。

朝夕相处的小伙伴长大了,他也长大了,真正成为了一个农民的儿子。

他跟着父辈们学会了怎样种田、挖地、撒种、浇水、施肥、除草、喷药、收割。

一年过去,一年又来,他在这样平凡的生活中度日。

直到有一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一个人独自走在田间的小径,默默思索起人生到底是何去何从?他百思不得其解。

眼看着老一辈的人相继离开,又眼看着新一代接二连三地出生。

啊,人到底为什么活着?死了又往哪里去?

他询问与自己一起长大的伙伴,他们的回答不知道。

实在不知道,只有天知道。

他迫不及待地回家问起母亲,母亲语重心长地说:“孩子,我和你爸爸都信靠上帝。只有认识耶稣,投靠真神,你的人生才能有真正的意义和价值。只要你愿意信主,耶稣基督一定会保佑你,爱你到永远,天天赐给你平安喜乐,你也会得到上好的永生福分。孩子,爸爸、妈妈真愿意你能悔改,投入永生神的怀抱,上帝会与你同在,作为你人生的指路者。如果你愿意奉献给神用,也可以成为上帝的好仆人。孩子,妈妈真的愿意把你奉献给上帝使用。”

就这样,他跟随着父母亲走进了教会,成了一个基督徒。开始每天学习圣经,参加教会诗班,热心追求真理真道。

村庄里的学习小组没有人带领学习圣经,教会的负责人找到了他,希望由他带领。

虽然他自己觉得不够、不配,但那些不识多少字的老信徒们却一致拥护他,要求他给他们读圣经、读《天风》、读《教材》、读《讲道集》……这样,日复一日地过去了,他在不到二十岁的时候,真像成了一个小小的传道人。

几年的教会事奉中,他也像农民种田一样,学会了怎样在信徒中作工:挖地——预备好心田,撒种——传扬福音真理,浇水——祈求圣灵活水滋润信徒的心田,施肥——给信徒培灵,除草——除去异端邪教的搅扰,喷药——治疗信徒灵性上的毛病,收割——让老信徒在主的恩典中平安离世归天,把饱满的子粒收进天国的仓里。

由于教会工作的需要,他又不辞劳苦,到离家二十里之外的聚会点讲道。

一个人独自走在乡间的小道上,眼看着田里的庄稼由绿色变成黄色,又从黄色变成绿色。春风夏雨,秋收冬藏,秋去春来,酷暑严冬,年复一年。

其中的苦处不能言表,但是他立定要侍奉主的心志始终没有改变。礼拜堂建好了,教会兴旺了,信徒增多了,他看到了作工的果效,心里是甜滋滋的,不住地向主发出感谢和赞美。

为了参加县里的培训班学习,他撇下了新婚几天的妻子;为了给信徒培灵讲道,女儿出生的时候,他又不在妻子的身边。

因为教会中很多事情实在需要他,他也真正地成为了农民信徒灵程道路上的带领者。

为了实现读神学的愿望,家乡教会的父老弟兄姐妹一致推荐他,他经过自己的努力学习,终于考上了神学院。

妻子生病没有挡住他奉献求学的心志,生活上的艰苦困难也没有拦住他行走天路的脚步。

教会的信徒们又在各方面支持他,鼓励他,帮助他。教会负责人还亲自送他到学校。

他们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他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也是农民信徒的牧者。

主耶稣说,我告诉你们:“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可以收割了。”(约4:35)

神学毕业后,他无怨无悔地在乡村教会工作。

虽然,有些传道人迫于生活压力,不得不转行下岗;有少数神学毕业生也受商品经济的浪潮吸引而下海经商。

而他却仍然独自骑着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地奔走于乡村的小路,服务那些农村的信徒。

教会的事工很多,也很复杂,有时甚至令人烦恼。

他哀哭过,也喜乐过;他伤心过,也高兴过;他灰心过,也勇敢过。

面对着一天几块钱的工资,面对着来自个别同工的误会,面对着少数弟兄姊妹的不理解,他只有向那能赐人力量的神祷告。因为他做的是神的工作,神必会负责他的一切。

感谢神,不管别人是否理解,反正他知道,在主里面的劳苦不是徒然的。

他也坚信:“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诗126:5-6)

正如一首诗歌所唱:“含泪走到田间,为主遍撒子粒,虽有水旱艰难,用力更当加;等到流泪已过,等到耶稣召我,我们大家欢喜,收成归天家。”(新编《赞美诗》362首)

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