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钱苹洲姊妹

我认识钱苹洲姊妹(1927-2007)已半个多世纪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1954年下半年,在上海她刚进中国基督教灵修学院受造就的时候。

中国基督教灵修学院,是在1936年由贾玉铭牧师(1880-1964)率领两位早年学生廖恩荣教士,毕咏琴教士在南京创建的。抗战时期曾迁至重庆南山。那段年日,曾一度师资阵营增强,原华北神学院教授何庚诗博士任第一付院长;赵君影牧师任第二付院长。抗战胜利后,大约在1948年由贾牧师率领部分老师迁至上海设立灵修学院。原中华神学院教授田雅各牧师在院任教多年。到了1956年迫于社会形势,学院与传道人修养院、怀恩业余神学夜校合并为上海基督教灵修神学院。当时焦维真老师(1886-196?)任第一付院长,戚庆才牧师任第二付院长,原中华神学院院长杨绍唐牧师(1898-1966)任教务主任,廖恩荣教士协助教务工作。但可惜,到了1959年大跃进年代,学院被迫停办。

我于1953年下半年进灵修学院就读,曾与苹洲姊妹同学三年。她是一位敬虔单纯爱主的姊妹,追求内在生活。她1958年毕业。我早她一年毕业离校。

我离校后,院内师生所遭遇的,我虽未能亲历其境,但确实知道:有一位老师及四位同学在院内遭逮捕。年近八十高龄的贾老牧师,当时所经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早在1955年时,有位于老太太(即于力工牧师的母亲)得光照,专程从内地来到上海见贾老牧师。于老太太在晚祷会上向我们述说心灵的负担。她说,在异梦中见贾牧师正在划船。这只小船在一条臭水沟内,虽费全身之力,也难将船划出来……。还记得在毕业之前的一次晚祷会上,贾老牧师深有感慨地说到徒二十七14/20中两个短句“任风刮去…任风刮去。…”老人家无奈之情,深印我心。当时苹洲姊妹等均都在场。此乃事主艰难的年代啊!

这就是苹洲姊妹蒙召受造就时期所处的社会大环境。就在这时期,神呼召了她。

去年(2008)中秋节,我在上海与久违的肢体相聚在朱昭爱老使女的家(她刚从新西兰回沪)。我略略提到苹洲姊妹已被主接回天家。这时,坐在我旁边的朱昭爱大姐向我叙述:有一次公众聚会的时候,钱苹洲姊妹突然跪在她面前,求饶恕,是为了亏欠她的弟弟朱雅各的事。我认识朱雅各弟兄(现在已去世)。朱弟兄曾在北京恩典院受造就。恩典院被迫解散后,在1958年朱雅各去上海灵修神学院进修。他又遭到正如在恩典院所经受的,清算个人历史,接受众人批判。此时,苹洲姊妹曾当众说了一些对朱弟兄有伤害的话,这些话或许出于一时的迷惑,或出于被迫违心。事后她悔改了,但朱弟兄已去世,她只得向朱弟兄的姐姐清楚明白地求饶恕。苹洲姊妹对自己的罪错,求主耶稣赦免之外,向人如此对付,正是“自洁”的表现(参考林后七1)。我又知道:她被捕之后,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压力下,清楚明白地表态:“我愿意接受从严处理;关于别人的信仰没有什么可交代的。”为此她在监狱受了手铐之刑。

全爱的父神曾安慰说:“摸你们的,就是摸祂眼中的瞳人。”(亚二8)人的眼内,容不得一粒砂子,有了必须立即除去。苹洲姊妹活在神的面光之中,是个透亮的人。正如新耶路撒冷城“明如水晶”(启二十一11)。

经上说:“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祂受苦。”(腓一29)

在1962年元旦的前夜,我们聚在汪纯懿姑姑家里通宵祷告,苹洲姊妹也在其中。那时教会荒凉、枯干、软弱,正处于非常时期。“恶人围困义人,所以公理显然颠倒。”(哈一4)我们为教会复兴祷告,则被以“企图复辟资本主义”定罪。

汪姑姑早有负担翻译慕安得烈着的《祷告的生命》一书,以供应肢体们灵命的需要。此书由苹洲姊妹负责校对,我负责誊写成册。感谢主恩,这份工作完成了。接着汪姑姑又写了一册《起来祷告》。但是,有人走了“该隐的道路”(犹11),我们都因此文字事奉被人出卖。汪姑姑被判十年,苹洲姊妹被判七年,我被判八年。谢谢主,在一切苦难中,主恩够用。主的眷爱和扶持时常伴随着。“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传三1)逮捕有时,释放也有时。到了神预定的日子,汪姑姑在1979年回到上海,我因父亲病危,在1978年秋请假回家,从此脱离劳改队。我们俩均在1980年“平反”。苹洲姊妹也在1980年回到上海。有一次,苹洲姊妹来到我家,叙述她在劳改农场所经历的许多见证,荣归主名!

苹洲姊妹从劳改农场回来,牙齿掉了许多。我们的神学老师田雅各牧师有次来到我家,付出一笔款子,让我转交苹洲姊妹装假牙用。

“主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罗十一29),我们又都投入事奉了。哈利路亚!神赐田牧师快手笔,我当时配合田牧师誊写油印,出了许多书籍。如:《基督的信徒》、《神的教会》、《圣灵的工作》、《工人与工作》、《信徒的盼望》,还有早先誊抄的《怎样查考圣经》等等。属灵饥荒的年日已太久了,犹如主借约瑟打开粮仓。我们供应的灵粮当然很是有限的(桂炎弟兄出力不少,主必纪念)。田牧师去美国之后,我因各地培训工作逐渐繁重。那在万事上居首位的主,祂调度我们的事奉。有一次苹洲姊妹来说,她清楚有文字工作的负担,当时主还安排有位姊妹配合誊写和油印,时在八十年代的中期。不久,我就看到《短篇信息》一、二册。至今,她完成了几十本精炼的文字信息。

钱苹洲姊妹在2007年4月25日上午7时息了地上的劳苦,平安归天,时年八十一岁。

《启示录》十四13说:“从今以后,在主里面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阿们!

为了纪念神的忠心使女钱苹洲姊妹,现将她的部分文字作品《短篇信息》汇集成书,供应诸位灵命需要。愿荣耀,颂赞,感谢归于三一真神,阿们。

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