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恩浩大:神不但医治还赐下美好的婚姻

在中国的这几年间,见证到无论是大城市里,或在偏僻的农村里,都充满着主的大能和慈爱。一些连道路都没有的山村里,竟然都有神的恩典和奇迹。

朋友,你相信有神迹吗?

以下是我亲眼看见的一个充满了主的恩惠的家庭的见证。愿主的名被称颂!

以下是刘弟兄亲自所写的见证,并为保护安全的缘故,个人资料被删除掉,

亦由于他本人是农民,若有什么表达得不清楚的地方,请多多包容!

我出生于1977年,生长在南方的一个山村里,从小家中就比较穷,以耕种为生,家虽说没有别人富裕,但我全家人都有个健康的身体,家人也很和睦的,在这样安祥的生活中我们没有明确的信仰,只是跟着风俗留下来的习惯,盲目地跟着别人拜偶像,对于基督教,信耶稣之类,从未听闻。就这样无知地过了23个年头。

从1997年,不幸的事开始落到我的家,使我全家人整天愁眉不展,这就是我父亲患得了癌症──鼻炎癌,使人惊心胆寒的癌症却偏降在我家,家穷,没钱给父亲治病,无可奈何,只好到亲戚朋友家去借钱。在家父治病的过程中总共用去3万多元、医生说父亲只是鼻炎癌的初期,还是有希望的。这可是不幸中的万幸。1998年,父亲的病总算是稳定了,并且有了好转。那时没有认识真神,还是无知地拜偶像,到处去烧香求佛,希望家中能有平安,可事与愿违,更惨的事又发生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99年,我为能多挣些钱还债,我离乡背井,走上了打工的旅程。我在厦门市的一家工艺品厂上班,我的工作是彩绘,天天与油柒打交道,工资是比较高的,每月除火食费外有1千多元,对于我个人来讲,每个月有1千多元,真是心满意足了,特别是我这个贫穷的家庭,多需要钱去补救家人的生活。我非常吃苦耐劳地在这家公司签了一年。到了2000年的正月十六,我又到这家公司上班,就在这时候,我发现我的身体有一点不正常,全身总是乏力,有时感到头昏,就在这种情况下,我就自动出厂,没有向公司申请辞职就回到家中,当时我总以为自己是营养不良,在外吃的伙食太差,回家调养一段时间就会没事。可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样简单,在一次吃完午饭时,忽然眼前一黑,就昏倒在地,我的头部在门槛上,一下子鲜血直流,这时可把父亲吓坏了。马上送我到医院检查。就这我走进了医院,病魔开始侵入我身,无情的灾难又一次降在我家。

2000年的2月底,县城医院的医生检查我是属于血液中的病。有两种可能:1.是白血病、2是再生障碍性贫血。因为县医院设备不全不能肯定是哪一种,要到省城医院去进一步做检查。听到医生说的话,就像晴天来了个噼历,我全家人都惊呆了,那可又是绝症啊,对我家来说可是雪上加霜啊,这如何是好,原本穷的家,哪有钱到省城治病。当时我不太相信,世上哪有这种事情,父子俩轮流患绝症。因此我还安慰父母亲说,可能是检查出错了,我借些钱到省城去检查,不会那样严重的,先别吓怀了。

父亲治病的钱尚未还清,现在又到亲戚家借,先借了钱几千元去再做检查。那时父亲的病还没有完全好,而为了给我能到省城医院治病,他把自己的病给忘了。我进入了省第一附属医院血液科做检查,还是老专家医生。开始是做血常规、后来又抽骨髓。最终的结果是“再生障碍性贫血”。听到这个事实后,我全身都凉了,一个真实的绝症己定在我的身上,为什么我的命运如此的惨,我怨恨老天的不公,当时我的心伤透了,我的泪水不停地流着。父亲看见我伤心的样子,他忍着自己的伤痛,面对这命运的无奈,还是强迫自己脸带笑容来安慰我要坚强些,不要想太多,要面对现实战胜病魔,再苦的日子总会成为过去。听了父亲的话,我开始对自己有信心,因为我很年轻,父亲只有我这一个儿子,不能让他失去我,我要坚强地活着。后来我办了住院手续住进了血液专科。

我在住院的过程中,父亲天天为我提心吊胆,记得有一次,我又昏倒在地牙缝大出血,父亲看见我脸色苍白,生怕我会出事。他竟然跪在主治医生的脚下,哭求着医生一定要想办法救我。医生说我血小板太少,无法止血,说我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从那天后,我每天都要输入全血,可每天都要流出许多血,我的牙缝出血无法止住、身上全是红斑(小血点)。整个人全靠输血过日子。钱不知花去多少。母亲在家忙着到处为我借钱,每次送来的钱,用不着几天就没了。在住院的20天中用2万多元。可我的病却毫无好转。医生说要为我做骨髓移植手术,要准备10万元。可我哪还有10万元,不要说10万,就连万元也没有!后来我所有的亲戚为我借钱,我母亲把家中的牛、猪,还有现住的房子也都抵压到银行去了。凡能卖的都卖了,总共也只有2万多一点。母亲带着这些钱来到医院。医生说钱太少无法做手术,只能靠打针吃药、输血,看看是否有好转。无奈之下也只能这样了。10天又过去了,母亲带来的钱也用完了,我的病依然如故。我决定出院回家。

因为没有钱也只有回家。因此我2000年3月底我出院回家等待着奇迹出现......

回到家中后,亲朋好友也都来探望我。到处为我打听有没有中草药能够治病。后来打听到有个矿山医院能治疗我这种病,还说是专科。虽说是找到了“救星”,可没有钱,又在这个焦急的时候,我的亲戚为我把自己能卖的都卖掉给我治病,就这样我自己家倾家荡产,还连累了我的亲戚。如果说花了钱能治好病也是心安理得。可我在那个矿山医院医治了几个月病仍然无效,反更严重,出血量更大。此种情况下也只好放弃在矿山医院的治疗。我每隔2个星期就要去县城医院输血,每一次输血都要花去700-800元。到了七月,也是我最危险的一个月,病情最严重的一个月,我的双脚不能站立,我的眼睛只能看一米远,饭也吃不下,只能吃一点稀饭,我的脸色白如纸,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命危在旦夕。

家中没钱、没办法去医院输血。现在连亲戚也都尽了力,父母亲不愿看着我永远离开他们。无奈之中,父亲决定要去讨钱让我到医院输血。就这样我家走上了乞讨的生活。父母为了我不顾一切地去每家每户的去求助。也就在这最无奈、最绝望的时候,福音临到我家,神的恩典就这样就开始工作了。我父亲一直的村过村的乞讨,一直到了离我家乡四公里的一个小村庄,到了一位姓杨的老弟兄的家,就是这位杨老弟兄把福音传给我和我的家人。杨老弟兄七十多岁,他说你儿子的病很难治好,可以去信耶稣,耶稣能救你的儿子。当时我父亲没有听说过耶稣,不知道是怎样一回事,后来经过杨老弟兄讲给我们听。我父亲一听到能救活我,就非常高兴。我也愿意接受这信仰,愿意接受神的救恩。但那时的我不能走路,没办法参加礼拜聚会。我非常感激神的爱。他爱我这种病得快要死的罪人,神并不轻看人。从那时起,我心中就有了依靠,有了从未有过的平静,好像是一个最可靠的医生在给我看病似的。

2000年农8月20日,星期天,是我蒙恩的第一个礼拜天,也是我得救的第一天。那一天杨老弟带领着一群弟兄姐妹来到我家,一进门就为我祈祷。当时弟兄姐妹为我祈祷时,我有说不出的激动,我的泪水不断的流着,我说不清我当时为什么会泪流满脸,为什么会那么激动,只知道我的病有治了,是一位很有能力的神在救我。最奇妙的是,当我做完了礼拜后,心情特别轻、愉快、精神也非常好,转眼间以前的忧虑愁烦全没了。口还唱着当天弟兄姐妹所教的美诗。从那时起我对生命充满了希望,也对自己有了信心。虽然当时还不能走路,牙缝还在流血,但我心中的那份恐惧消散了,心中特别平安。也是那从那天起我的父母也开始对我有信心,我们一家每天晚上就坐在一起唱美诗,虽说唱不准音,但是心就是爱唱,越唱越有快乐、舒畅。我深深地体会到神的恩典,神的奇妙。

从那时起我天天在盼望着做礼拜,等待礼拜天的到来。到了第二个礼拜,弟兄姐妹来到我家又为我祷告。真是感谢神,我做完了第二个礼拜后,我的牙缝不流血了,我高兴地热泪满脸,父母亲也都说是神救了我,那时刚信主,不会做祷告,只知道感谢神救了我。神的能力大而无比。我用四万多元都没治好的病,牙缝从未停过流血,我只做了两个礼拜就止住血了。弟兄姐妹听到这消息也都非常惊喜,每隔一天就有弟兄姐妹来看望我,为我祷告,教我唱诗歌,还讲圣经给我听。我就是这样在神的恩典中,在弟兄姐妹的帮助和爱心下,我的病一天天地好转。当我做完第三个礼拜后,我自己就能有力量站立和走几米路,信主前每星期输一次血,信主后隔了两个星期才输血,这真是奇妙的恩典。我信主后总共输了两次血,以后再也没有去输血。神以慈爱怜悯的心恩待了我这个罪人,以大能的双手医治了我的病,把我从罪恶当中释放出来。

给我最深的记忆就是,有一次我突然呕吐,从早上呕到晚上,我的身体又垮了。这时父亲通知了弟兄姐妹为我祷告,谢谢神听了我们的祷告,当天晚上,我在睡梦中,地看到一位穿一身雪白衣服的人,但看不清他的脸容,但我能感觉到他很严肃地从我的床顶上飘下来,他的双手为我擦头部的太阳穴,就在他为我擦之时,我全身大汗,身上觉得轻多了。我还请他坐一会儿,他很柔和地说:「我要走了,你的病好了。」说着就然往床顶而走。当我睁开眼睛时,我全身是汗,烧也退了。真是感谢神让我得到了神亲手的医治,就是从那天起我的病就彻底好了。我完完全全是神那双奇妙之手亲身医好了我的病,把神迹显给了我;使我看到这位又真又活的神,所发的慈爱与怜悯,是把我从死亡的幽谷带到平安的路上,我这罪人无条件地得到了的祝福,使我从新回到了从前的健康。

在别人眼,我是个无药可救的人。就算能治好,也是个废人。可是神却超过了我们所想。不但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在我看复后的一些日子,我开始为婚姻发愁的时候,可是神又使我在主内找到我的知己,成为我的终生伴侣。神恩浩大!2003人我与妻子结婚,2004年神又赐给我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真是感谢主的恩典,不但救了我的全家,使我全家都归向了主,还赐给我们所不能想像的福份。我深深地知道神所赐给我们是世人不能给予的;神给我们预备的是超过了世人的所求所想的,也是世人所不能预备的。感谢神,美主,使我一家人能在神的爱中团圆,愿一切荣耀归于神!

这几年间,因着神的爱,使我跟这家人有着深厚的友情,我看着弟兄的妻子怀孕,看着小孩懂得走路,看着他们一家人服侍主,在自己所居住的一带村庄努力地传扬主名。他们没有酬劳,自食其力,一边辛劳耕种,一边喂养教会。不为什么,只为感谢这位又真又活的神!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