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支中国军队抬教堂出征 “大主教”率将士战前祷告

他是西北军著名将领,位居五虎将之首,曾任察哈尔都统西北边防督办、代理国民军总司令,国民政府禁烟委员会主席和中央国术馆馆长。同时,他又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被称为军中大主教,每到礼拜日便率军中过半领洗官兵做礼拜。这个人就是张之江将军。

去年,一个秋雨潇潇的中午,我和沧州几位武术家在一起吃饭。其间,有人拿出一本介绍沧州武术的画册,画册有一页介绍的是张之江将军。

我知道张之江将军是我的老乡,然而没想到,在这篇文章中还提到他的教名保罗。“他是一个基督徒吗?”我随口问。

“不仅是,还非常虔诚呢!”在座的通臂拳名师郭延波回答了我的疑问。他告诉我,他曾在上海见到张之江的女儿张润苏,张润苏送他一本自己编写的《张之江传略》,其中有一章专门写到他的基督信仰。

我查阅了《张之江传略》以及其它相关资料,对张之江将军的基督信仰有了更多了解。

张之江早年反对基督信仰,后来受冯玉祥将军影响,听牧师讲道,自己也开始读圣经。

以前张之江只读过四书五经,读圣经后,他发现了一个让人向往的新天地。他从此自号“保罗”,以使徒保罗来劝勉自己“因信称义”。

张之江对信仰非常虔诚。每天早晚两次祷告,早锻炼而后读经,成为他的必修课。同时,他也倡导自己的部下唱赞美诗,读圣经,并发给每个将士一本《新约》圣经。

他读经非常用功,认为重要之处,第一遍用蓝笔划圈,第二遍用红笔划圈,第三遍用绿笔划圈,圈圈点点,加以眉批。后来,美国美南长老会传教士毕范宇见到张之江的圣经,惊奇赞叹。

毕范宇后来把这本圣经带到美国,美华圣经会为此聘请张之江为该会理事。

1925年,张之江花三万元印刷了一万册圣经,广为赠送。圣经封面上有他亲笔题字:“此乃天下之大经也。”他每到一处做礼拜或讲道,都带一部分圣经送给信徒或慕道友。

张之江为人简朴,力戒奢侈,家中妇女都穿布衣。他自己的衣服除了军装以外,都是由妻子亲手缝制。然而,他常常慷慨解囊,捐助慈善机构或者向教会奉献。

在扬州任江苏绥靖督办期间,张之江一次向教会奉献了1000元。妻子对此表示不理解,张之江便给她讲“将财宝存在天上,胜于存在地上”的道理。后来,张之江的妻子也接受了基督信仰。

凤凰卫视主持人何亮亮在节目中这样介绍张之江:

冯玉祥的国民军第一军,以基督教治军闻名,每到礼拜日,军中“大主教”便率军中过半数的领洗官兵做礼拜。冯玉祥为此还特地制作了一座可以拆卸屋顶的木头教堂,随时随军出征。而这位军中“大主教”,便是冯军二号人物,虔诚的基督徒张之江。国民军第一军有闻名遐迩的五虎将,张之江、李鸣钟、鹿钟麟、宋哲元、刘郁芬,张之江是五虎将之首,还曾在冯玉祥下野后号令三军,主持国民军大计。

抬教堂出征,这支军队在中国现代史上书写了壮丽的传奇。每次作战之前,张之江必率领将士们向上帝祷告。全军上下作战十分勇敢,在同军阀的战斗中常常以少胜多。

1938年,应李宗仁邀请,时任中央国术馆馆长的张之江任第五战区高级顾问,参与指挥台儿庄会战。一次,他带着卫队来到曹县东关一处教堂,为战局祷告,被400多名日军骑兵包围。张之江率领卫队沉着应战,伺机突围。正在紧要关头,第三集团军派出一个团来接应,张之江化险为夷。

《张家口文史资料》曾刊登过张宝音的文章,记述他亲眼所见张之江驻守张家口时的风采:

记得1926年张之江出巡各县,轻骑简从,仅带一连骑兵后随,张也一同乘马前往。到商都县时,不设行辕,不受招待,下榻县立完小学校,在校长办公室住宿、办公,官兵在学校院子搭设帐篷。

当时笔者正在该校上学,亲见张将军出出进进,不戒严,很随便,仅有两名护兵随侍身边。士兵们与同学说说笑笑,和蔼可亲。张将军笃信基督,早晚祷告。

当视察完毕启程的那天早晨,士兵在学校操场上集合,整齐站立。张将军身着戎装,站在高处讲话。讲话结束后,带领官兵俯首祷告,最后齐呼“阿门”,就整队出发。全县官兵、士绅、商户、学生、警察列队欢送,张之江频频向大家挥手致谢。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