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原以为帮助非洲就是捐一笔钱,结果……

关于捐赠,如果你赚钱了,你可以写张支票捐一笔钱,然后继续过你的生活,你觉得你完成了一个任务。但我想投资天国就大不相同了,需要投入你的时间、才能和财宝。慷慨意味着做神的圣工的器皿。神是如此信实祂总是会供应祂儿女的需要。

尼尔太太:我和我的丈夫尼尔相识于美国的一间教会,是他的牧师在哈莱姆介绍我们认识的。当时觉得有点怪,因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让我和尼尔谈话,尼尔也不知道为什么牧师希望他和我谈话。

尼尔先生:我和她约在纽约的一家咖啡店见面,在121街和第8大道。我的职业生涯一直都是做一名投资人。当你做投资的时候,很大程度上都决定于人,所以我问她,你有什么样的故事?

尼尔太太:当时我甚至不知道他在华尔街工作,我也不知道那时候他已经捐出很多钱,我想我可能是在后来的两三个月内,从他的一些朋友那里知道的。

尼尔先生:我被她的回应完全震撼了,在我们谈话的前五分钟里,她说,在失去双亲的痛苦中,神医治了我。因为她深爱着像我这样的孤儿。真的,她说完这些话之后,我觉得她将成为我的妻子。真的,立刻就知道了!

尼尔太太:我12岁的时候爸爸去世了。我与爸爸的非常亲密,我就像是他的公主,他的去世给我留下了一片空白。由于失去了我的庇护所,我觉得我失去了保护,很脆弱。我记得在安葬完父亲一周之后,我们又听到了我奶奶去世的消息,我真的承受不了那样的痛苦,所有这些厄运怎么会同时发生在同一个家庭里面?后来,当我正在了解耶稣的时候,我的妈妈去世了。

我刚刚接受了基督作我生命的主,我的大脑里充满了太多的困惑太多的愤怒,我觉得我被遗弃了,我觉得我像一个被遗弃的孤儿,非常孤独。对我来说,神正是使用那样的处境打开了我的眼睛,让我知道他可能并不会使用那些我期望他会使用的人。

事实上,正是这些事开始建立起我的信仰。我发现神可以使用任何人。

尼尔先生:要了解我的话,了解我的家庭情况至关重要。我想从我的爸爸说起,我爱我的爸爸,我尊敬他,我在很多方面都很珍视他,但从很小开始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不安全,没有得到保护的感觉。

我在六岁的时候,下定决心要自我保护。我也想通过捐了多少钱来向大家证明,我有多伟大。耶稣一直是我的保护者,但我却没有真正意识到他就在那里。

我记得开始在南非举办慷慨之旅的时候,当时正在播放提摩太·凯勒的一段视频,我很喜欢他。凯勒说道“……唯一一位拥有一切但却舍弃了一切来挽回你的神,就是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

当时我觉得,这我早就知道了。但他接着说“……祂这么做是因为祂看重你,超过一切的事情。”

尼尔先生:然后,我告诉你,我当时坐在桌角哭成了一个泪人,因为我发现快40岁了,我从来没有相信过这一点。我从未想过我值得他如此做。我意识到,就像我其他的各种破碎一样,连我的慷慨也是从破碎中流淌出来的。所以我小信的后果就是,我轻易地浪费掉了一百万美元的捐款。试着雇佣当地人,与教会一起合作,我被人用无数种方式利用过。

尼尔太太:所以,我们见面时,其中一件事就是一起去看看其中一些项目,去看看其中一些帮助过的人,然后去评估一下项目的真正效果。像当地人一样生活,用当地语言和他们交流,真正了解他们用那些钱在做些什么。在这些项目中投了很多钱,成果却很少。

尼尔先生:结果是,你几乎都要哭了,因为你看到同样的场景不断上演。人们利用我渴望服侍的心和同情心来吸引我捐钱,所以她对我说“……如果你再在那些会议中讲话,我就再也不会跟你一起做事了。你只是个旁观者,你不了解这些人,你不知道他们想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你一无所知。所以,那是我最后一次在一场会议中发言,然后我被转到董事会,做战略规划之类的一些我擅长的事。

尼尔太太:我告诉他,我觉得很多资源都聚集在大城市,像约翰内斯堡、开普敦、德班,南非大多数非政府组织都集中在那里,但没有人愿意去这些乡村地区。

我感到我们被呼召去帮助这些社区,为他们创造可持续的机会,让那些爸爸们不用跑到城市里去找工作,却把家人留在老家。

如果我们能为这些社区提供机会,让父母可以一起养育他们的孩子,正如他们本该拥有的生活那样。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很大的成功。

尼尔先生: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她每隔一个周末都会去这些偏僻的地方。在那些周五的下午,我一个人坐在儿童餐桌前独自吃晚饭,那感觉可不好玩,因为我在想,你为什么要去那里?路上要七个小时,很危险。我又回到了我的保护模式。

我说,路况也不好,我们能不能别再……。但她一直说,不行,那儿还有一些孤儿。他们做得很好,但社区的其他人怎么办?

尼尔太太:这些地区以前没有经济机会,没有投资。我们觉得那里可以发生一些很伟大很美好的事情。正是那时,我创办了博卡摩索影响力投资公司,我的想法是为当地创造可持续、可扩增的就业机会。

我们创造了一种孵化模式,从不同的村庄里选择20名学生。这20名学生会学习一套创业课程,学习基本的耕作技术。另外,作为这个项目的属灵部分,他们还会接受门徒训练。然后,让他们回去耕种自己的农场。

尼尔太太:我们说让非洲成为世界的下一个粮仓,从当地培养出的农民将是一个开端,我们希望他们能认识到他们是非洲的未来。

所以,我们孵化计划的另一部分是要训练他们成为主的门徒,来帮助非洲兴起。

我想我们的捐赠与很多人都不一样,因为我认为我们擅长……不是说我们擅长捐赠,我们还在成长,但我们是建造者,我们不是捐赠者。

关于捐赠,如果你赚钱了,你可以写张支票捐一笔钱,然后继续过你的生活,你觉得你完成了一个任务。但我想投资天国就大不相同了,需要投入你的时间、才能和财宝。慷慨意味着做神的圣工的器皿。

神是如此信实,祂总是会供应祂儿女的需要。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