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明以后,他看到出人预料的美

虽然莫奈以《日出.印象》而出名,要说最有名的作品,还得说是《睡莲》系列。然而很多人不知道,这些堪称其艺术顶峰的作品,是莫奈在眼睛几乎失明的时候完成的。

就像米勒定居于巴黎郊外的巴比松一样,比米勒稍微晚一些的莫奈也离开巴黎,定居于离巴比松不远的另一个村庄吉维尼。他们虽然艺术见解和创作风格不同,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对自然的爱。

昨天我们欣赏了莫奈笔下一系列雪景。就在画出这些灿烂雪景不久,莫奈感觉到自己的视力越来越模糊,事物的色彩跟以往看到的不再一样。直到1912年,医生明确诊断说,莫奈患上了白内障。

如同一双灵敏的耳朵对于音乐家的意义,一双明亮的眼睛对于画家来说也是不言而喻的。为了保住自己的视力,莫奈找过多名眼科医生。医生先是给他的右眼滴上药水,让瞳孔放大。但是药水的功效不能持久,医生建议莫奈动手术治疗。

对于给眼睛动手术,莫奈有很大疑虑。因为他听说美国一个画家因为白内障,几次手术都不成功,结果造成双目失明,这对一个画家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1923年,眼睛几乎全瞎的时候,82岁的莫奈不得不为右眼做了手术。他对手术的结果很失望,给医生写信说:“这是我所能承受的最大打击,我很后悔做出这样的决定。”此后,他坚决拒绝医生再为他的另一只眼睛做手术。

莫奈的左眼因重重黄色的内障,看不出紫色和蓝色,而右眼还能稍稍看得清楚一些。由于左眼和右眼的色感和敏感度不同,使得莫奈不能同时有效地运用两只眼睛。

在与眼疾苦苦争斗的同时,莫奈就像一个伤痕累累却不愿缴械投降的老兵一样,依然不肯放下自己的画笔。他常常坐在池塘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倔强而执着地不停地涂抹,一直到1926年年底,悄然离开这个世界。

蒋勋在他的《破解莫奈之美》中写道:“他眼睛看不见了,靠着触觉摸索,拿起颜料,询问助手颜料上的标签是什么颜色?他搜寻着记忆里的色彩,在画板上调色,凭借着记忆,涂抹在画布上......”

莫奈最富盛名的《睡莲》系列便产生于这个时期。睡莲是他晚年描绘的主要对象,他以仅存的一点模糊视力,面对池塘的水面上一朵朵宁静的睡莲,像是要读懂上帝给他的神秘启示。

莫奈说,我画这些睡莲,就像古代修道士抄写圣经经文。他们完全孤独寂静,只有热情的专注。

我常常凝神注目莫奈睡莲的池塘。那一朵朵浮在水面上的莲花,像一朵朵烨烨燃烧的火焰,回应那来自永恒的召唤。

上帝赋予生命悲怆而奇妙的特质。贝多芬在耳朵失聪的情况下,创作出震撼世界的名曲《命运》,莫奈在视力越来越模糊时候,却画出了代表其艺术高峰的《睡莲》系列。

可惜,多少人虽然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但内心里却是一团黑暗,对永恒的爱视而不见。就像耶稣所说:“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我想,正是在这些有残疾的艺术家身上,上帝彰显了祂的大能,彰显了更深的奥秘。贝多芬失聪后,听到壮丽动人的乐音。莫奈失明后,看到出人意料的美。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