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上帝的忠仆徐思学牧师

一、质朴人生,绚丽多彩
    
初识徐思学牧师是在1986年的秋天,适逢笔者考入浙江神学院来杭读书时。徐牧师安静、沉稳,言语不多,且颇有涵养和属灵的气质,待人接物得体合宜、极尽真诚,他总是那样地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徐牧师每次进入教室总是微微地弓着背,几乎都是用双手“捧着”圣经和讲义,那恭敬虔诚的样子,让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学生不由得肃然起敬,心中也暗暗向往着将来也要成为这样的传道人,活出这样的生命,有这样的牧者风范!
    
徐牧师,1920年9月5日出生于安徽省淮南,生长在一个基督徒的家庭,16岁决志信主并受洗,18岁清楚蒙恩,20岁时全身心奉献给主做专职传道人。徐牧师先后就读于湖北武汉的华北神学院、广西伯特利神学院、重庆灵修学院,获得道学学士学位。徐牧师曾经担任《真道》杂志的编辑、任杭州中国神学院教务长;也应邀在不同宗派的教会讲道。由于徐牧师的讲道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同时也严格“按着正义分解真理的道”,给数以万计的信徒带来真实的属灵生命的喂养,自然深受广大信徒的爱戴。徐牧师于1949年在上海被按立牧师圣职。
 
在上个世纪的文革前被划为右派,下放到余杭农村插队落户。直到1979年徐牧师的右派帽子才被摘掉,并从农村调回到杭州。待杭州基督教会思澄堂正式开放后,徐牧师担任思澄堂的牧师圣职,直至退休。
 
1984年秋,浙江神学院正式开办,徐牧师随即被聘请为教务长,后又担任副院长一职。2007年,年逾88岁的徐老牧师正式荣休。徐牧师在神学教育的讲坛上耕耘了27个春秋,为浙江教会培养了人才无数。但荣休之后的徐牧师并没有停止教会侍奉,而是常常应邀到浙江各地教会主领培灵会,也在各地培训班讲课。
 
可以说,徐牧师的足迹遍及整个浙江,浙江教会至少有上百万信徒聆听过徐牧师的真道分享。徐牧师倾其一生,服务教会,忠心侍主,并投身于神学教育事业,真可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2012年底,徐老牧师再次因患严重肠梗阻住院,经治疗病情得到了控制。出院后就到杭州市基督教敬老院疗养。直到2013年6月28日12时03分,徐牧师在敬老院息劳归主、安享永生,在世94年。
    
徐老牧师一生爱国爱教、荣神益人,堪称基督徒的典范!他曾担任杭州市政协第五届、第六届和第七届委员会委员,浙江省基督教两会第二届、第三届常委及杭州市基督教协会副会长。他是一位虔诚爱主、忠心侍奉、德高望重的好牧者,担任杭州基督教会思澄堂牧师长达几十年。他忠贞不贰的服侍精神和他高尚的人格魅力,深得牧者与广大信徒的尊敬与爱戴。徐牧师也是一位秉承“有教无类”原则,且循循善诱的好老师,在担任浙江神学院教务长和副院长期间,为浙江乃至全国教会培养了成百上千神的忠仆。
    
在沉痛缅怀老牧师之际,笔者禁不住要写点体会及感言以示对恩师的哀思和怀念。
    
二、持守信仰,忠心侍主
    
徐老牧师的一生可谓风风雨雨,有时遭遇不幸,身心俱受煎熬,有时会心中疑窦丛生,倍感困惑。然虽经“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徐牧师深信主与他同在,主的杖、主的竿都必安慰他;他深信“上帝若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呢?”(参诗23:4;罗8:31)徐牧师也深信上帝是“在场”的上帝,上帝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参启1:8),正如徐牧师曾经说过的:“我看到主的话语了,我看到主‘在’。主在,教会就会兴旺。”
    
徐牧师决志终生侍奉之始就立下了一生践行的誓言:“一次奉献,永远有效,一次奉献,永不收回。”这几句简短却铿锵有力的话一直激励着我们这些晚生后辈。这个誓言也是徐牧师侍主的动力,整整伴随着他老人家74个年头,且一路无怨无悔、甘心乐意地服侍。
    
徐牧师一生清廉操守、正直治事、谨慎处世、勤于侍奉,直到晚年还兢兢业业地埋头工作。他经常在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说:“做主的工人应该不要去爱慕虚荣的东西,重要的是要顺服神的旨意;要有忠贞的信心,清洁的良心,无伪的爱心,真诚的奉献。”这不仅给我们以很好的勉励,同时徐牧师也亲身践诺,难怪有信徒如是说:“他对神恭敬,做人谦卑,这是我们敬重他的主要原因。”
 
徐牧师一生清心爱主,淡泊名利,堪为众人楷模。他也时常警醒勉励我们说:“争名夺利是一种罪,且在神眼中是比较大的罪恶,需要常常警醒,时时悔改。”也正因为徐牧师有这样的观念,所以于2013年5月20日在敬老院给全省同工勉励的话语中这样说:“我们在神面前应该有个追求,这次应该在神学院有复兴的火燃烧起来,不能再争啦!……这样,我们浙江教会才可以说在全中国教会起个好头。”
    
徐牧师从浙江神学院退休以后还在思澄堂的讲台上侍奉了多年,可见他老人家是多么地热爱教会和重视教会的讲台侍奉。据思澄堂的同工介绍,徐老牧师2010年以90岁高龄在思澄堂最后一次的讲道中还这样勉励自己:“我在世每过一天,就离见主的时间近了一天,我在地上的时间也就少了一天。因此我必须要抓紧时间,必须要好好地活出基督的样式。”
 
徐老牧师从神学院退休以后原本可以安享晚年,可他退而不休,仍旧在神的家中殷勤做工。神也因此加倍赐福徐牧师,给他充足的体力和心力,使他90多岁高龄还是耳不聋、眼不花、牙不掉、思维敏、记忆强,这也见证了神奇妙的恩典!
    
徐牧师虽然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但他侍奉的热情却丝毫未曾减退。老牧师通常肩背一只“圣经包”往返于思澄堂,且一有空就会到思澄堂办公室值班和灵修,准备讲章或者是做一些文字工作。几十年就是这样从不间断地做工。
 
自从教会开放以来,徐牧师几乎每个寒暑假期都应邀前往各地教会讲道讲课,以至于近三十年来的除夕之夜都是在外地教会度过的,难得与家人团聚。
    
徐牧师终生热爱神的话语且孜孜以求。在他神学院办公室或思澄堂办公室,案头常摆放着一本软皮大圣经,由于长期频繁阅读,皮质封面已经泛黄并且有些许脱皮了。这是伴随他几十年,令他常常埋头阅读且深深喜爱的圣经;也是他总是用来给我们上课的圣经,因为里面密密麻麻写着读经笔记和圣经注释。正是老牧师这些细微而又感人之处不断激励着我们勤奋学习,热爱读圣经、研究圣经。
    
徐牧师也是一位非常公义的牧者,他时时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是否讨上帝的喜悦;他是一位相当负责任的牧者,时时会考虑着对人、对教会、对上帝的责任心。无论是教会,还是基督徒个人总会遇见一些不顺利或者不尽人意的事,每每这个时候,徐牧师就用圣经的话语辅导教会的成长和勉励信徒从软弱的困境中走出来。
 
记得徐牧师经常与教会同工和无数的信徒们相互劝勉这几句话:“看别人会软弱,看自己会灰心,看环境会跌倒,仰望耶稣有力量。”这几句话也是徐牧师处艰险、历磨难时的座右铭。也正是这些话支撑和勉励着他一直坚守并忠于自己的侍奉岗位。
 
三、克尽己力,诲人不倦
    
徐牧师的一生也是坎坷的一生,1951年11月,徐牧师在政治运动中受到牵连,1958年被打入右派的行列之中,1959年就下放到杭州下属的余杭农村接受劳动改造。直到1979年1月才被平反调回杭州。
    
徐牧师在浙江神学院执教几十年,可谓“桃李满天下”。自1984年起至2007年在浙江神学院毕业的神学生(中青年教牧同工)均是他的学生,以至于徐牧师的学生几乎遍布大江南北,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已经成了当地教会的主要负责同工。
 
徐牧师从事神学教育、积极培养教会人才,总是言传身教、身体力行。他认为,基督教的神学教育必须要产生教育效果,一种教材是否良好,主要在它能否按着目标在学生身上产生持久的教育效果。如果通过某种学习,学生的知识增加了,态度改善了,技能提高了,这种学习就产生了良好的教育效果,具有高度的教育价值。徐牧师是公认的德高望重的牧者和难得一遇的良师。
    
徐牧师也非常重视从神学院毕业出来的同工们或者对下一代教牧人员的跟踪教育。笔者于1996年1月14日(主日)下午在杭州基督教会城北堂被按立为牧师,在“按牧典礼”上由徐思学牧师证道。徐牧师在劝勉中说:“不仅要追求有恩赐的传道人,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要追求成为有能力的传道人。侍奉上帝的人一定要从生命的实际上去追求,一定要跟上去。”
 
当时有一对美国夫妇Mr.&Ms.Aho,他们是杭州电子工学院的外籍教师,平时主日也在城北堂礼拜,那次按牧典礼他们也前来参加,听了当时的证道也颇为赞许。
 
还记得在2009年8月10日至13日,笔者有机会与徐老牧师一同前往舟山沈家门教会,在当地的义工培训班上讲课。那时徐牧师已是90岁高龄了,他还是声音洪亮、口齿清晰地给培训班上的同工们讲课。并且在讲课之余徐牧师仍是自己料理起居饮食,包括换下来的衣衫也是自己清洗。这一些无不为中青年一代的同工们传递了俭朴生活的真谛。
    
尽管到了肉体生命最后的关头,徐老牧师还是惦念着神学院的发展,仍对教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心急如焚,对教会人才的培养时时挂心。徐牧师始终以保罗般慈父的心肠培养下一代教会人才,以积极而又宽容的心态对待学生成长过程中偶犯的错误,呵护带领着孩子们的成长。
 
有一次,在徐牧师教授的“新约概论”的考试过程中,一位女同学因为考试的时候不诚实,这件事情直至这位同学走上侍奉岗位多年以后还是心里不安、耿耿于怀,所以特地从外地打电话给徐牧师,表示要为这件事情认罪悔改,并且也诚恳地向徐牧师道歉。原以为徐牧师会严厉地批评她,没想到徐牧师对这位同学说:“首先感谢你的坦诚,为了已经没有人知道的错误而悔改,这是难得的,同时我也感谢你对老师的信任。人孰无过,但是只要愿意改过,照样是蒙主喜悦的。也愿这件事成为你生命成长中‘吃一堑长一智’的教训吧。”徐老牧师的话语着实以慈父的心安慰了这位同学,也更加激发了这位同学对上帝的忠心侍奉之情。
    
在生活中,徐牧师给人的印象是朴素无华,从来没有架子,平时的穿着打扮总是一套半旧的中山装,到了冬天总穿着一件传统的小翻领大衣。从笔者认识徐牧师起,似乎没有看到徐牧师穿过西装、挂着领带的装束。
 
这也不由得引起了学生的好奇,有一次笔者的一位同工问起这件事情。徐牧师微笑着对这位同工说:“说起这件事情还真有一个缘由,那是在我中年的时候,有一间教会邀请我去培灵会讲道,我就穿着西装、挂着领带,还穿着皮鞋。我在讲台上讲道的时候勉励弟兄姐妹:‘不要爱世界,不要爱物质。……’那个时候的生活条遍还是比较拮据的年代。有一位信徒马上就将一张纸条飞扔到讲台上,我打开一看,纸条上这样写着:‘你自己西装革履的打扮,叫我们却不要爱世界。……’我看了这个纸条当时就下决心:主啊,我可能已经叫人跌倒了啊,请你赦免我。我以后愿意为了教会的缘故,为了不让信徒跌倒,我可以不穿西装。”原来就因为这样,从那以后徐牧师一直穿着朴实无华的中山装。
    
徐牧师自奉献之日起直至蒙召归天时,几十年间,时刻系念教会的发展、福音的兴旺,也常常为教会流泪。从徐牧师每一次证道前的祷告语可见一斑,徐牧师在证道前通常以这样的称呼开始:“教会的元首,群羊的大牧人、好牧人,我们所侍奉的主……”这就说明徐牧师心中时刻记挂着教会,并且也清楚知道教会的元首是主耶稣基督,耶稣基督就是教会真正的牧者,教会需要正常的牧养和成长一定是离不开这一位“好牧人”“大牧人”的。
 
我们还从2013年5月底在一次接待徐牧师家乡教会的弟兄姐妹劝勉时的话语看到老人家对教会的心愿:“家乡教会亲爱的弟兄姊妹:我虽远离安徽家乡,但我心里时常惦念着家乡教会。虽然我们的眼目相隔遥远,我们在基督台前、在灵里、在祷告时是相近的。在祷告中我们彼此代祷、彼此纪念、彼此关心是经常有的。这是主的恩典。我作为主的老仆人,不仅希望安徽家乡教会的兴旺,也希望全国、全世界的基督教会都能够一天比一天兴旺、一天比一天发展。……”
    
四、笔耕不辍( chuò 中止,停止),文字侍奉
    
今天教会中的牧者有的能讲却不能写,有的能写却不能讲,只有为数不多的人是能讲又能写。而徐牧师就是一位既能讲又能写的牧者,他是一位勤于笔耕的文字侍奉者,因为他深知在教会侍奉和教会建设中是不能缺少文字事工的。文字侍奉绝对是一项耗费心血的工作,往往需要几年、几十年的漫漫征程,需要作者用坚持不懈,用呕心沥血来交换。
 
徐牧师除了出现在课堂和教堂讲台上之外,几乎将所有业余时间花在幕后的写作之中。他始终保持着一颗平静能耐的心,在书桌前阅读、思考、学习、研究和写作。徐牧师一生著有《旧约概论》、《新约概论》、《教会真理》、《启示录新释》、《侍奉之路》等;还时常在《教材》、《讲道集》、《天风》等刊物上发表文章,为中国教会留下了丰富的文字资料。
    
徐牧师的著作深入浅出、通俗易懂,从来就没有高深的神学理论,有的只是基本真理和稳固的信仰表述。从徐牧师的著作之中,足以让我们看见他老人家知识渊博、观点清晰,思维依然像年轻人一样活泼。
 
徐牧师就像是站在94岁高龄的顶端,俯视着茫茫教会禾场中的过往人事,安详宁静、才气横溢。虽然老牧师的肉体生命已经离我们而去,学生们再也看不到老师的音容笑貌,也听不到老师铿锵有力的讲课,信徒们再也听不到来自良牧生动的证道,但是徐老牧师留下的著作却继续在以后的岁月中不断地展开了属灵生命的交流。每当我们阅读徐牧师的著作,不就是与徐牧师在交流和对话吗?书籍就像是无声的海洋,虽然写书的人不在了,但是留给后世的文字与作者的灵魂一样生生不息,这也是徐老牧师精彩人生的渊薮(yuān sǒu:鱼和兽类聚居的处所。比喻某种人或事、物聚集的地方)之一。
    
徐牧师在教会侍奉,在神学院的教学之中,总是勤勤恳恳、认真备课、从不懈怠。他的讲课讲义总是相当完整地将全文撰写下来。而且那个年代没有电脑,只能用手撰写,徐牧师是很认真地写下讲课的讲义和讲道的讲章。这也为后来徐牧师出版书籍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每当我们拜读徐思学牧师的著作,均流露出他对圣经真理笃信不疑。他从事神学教育几十年,一直主张圣经是神学教育的主要教材,圣经在基督教神学教育中具有特别的、不可取代的地位。这在整个浙江教会中是有目共睹的。
 
从徐牧师著作的字里行间也给我们看到,不以圣经为主要教材的教育,虽然也可以称为品格教育,甚至是基督教教育,但不能称为合格的基督教神学教育。
 
徐牧师非常强调神学生为什么要到神学院进行学习和深造,他认为一个学生越知道学习的目的,越会认真学习,学习也越容易成功。一个神学生如果知道神学教育的目标不只在灌输一些神学知识,而在培养灵、德、智、体、群兼备的上帝的工人,他在学习上一定会认真得多。
 
记得有一次徐牧师在勉励笔者的时候说:基督教神学教育是为了完成耶稣基督所赋予的神圣的“教导使命”,而在教会指导下传授基督教的知识和真理,需要培养基督徒的信仰和生活,同时也是要发挥基督徒的见证与服务的教导过程。
 
徐牧师也非常重视在神学院教学的过程中培养学生与上帝之间的关系,徐牧师有时会在上课的时候说:“神学就是向上帝学习,浙江神学院的教学是为浙江的基层教会服务的,所以一定要明白自己的教学任务。”他认为神学院教育的任务不仅在于教授神学,而是要以神学为基本工具,引领学生在教会的团契中,在教会的侍奉中与上帝建立正确而密切的关系。
    
虽然如此,徐牧师也没有轻忽对必要的理性知识的追求,他自己就是这样做的,自然显出一派书生的样子出现在教会和神学院。徐牧师是现代中国基督教神学泰斗贾玉铭老牧师的学生,他有一次在给我们上“系统神学”时就引用了贾老牧师的话语:“理性要灵性化,灵性要理性化。”
 
可见,徐牧师没有否定理性,没有否定知识在教会侍奉中的地位。如果徐牧师没有一定的文化功底和写作功底,根本就无法驰骋在文字侍奉的禾场之中。
    
虽然徐牧师已经告别了“可见的世界”,但他的忠心和敬虔却见证着《启示录》14章13节所说的:“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
 
在天堂那边,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一定会对徐牧师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25:21)
 
我们深信徐牧师也可以像使徒保罗那样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后4:7—8)
    
在恩师打完了那美好的仗,跑尽了那当跑的路,荣归天家之际,作为老师的学生想恭敬地说:祝福您,我的老师,您可以歇了地上的劳苦了!安息吧,您的头脑;安息吧,您的双脚、您的喉咙,因为您太辛苦了;您为教会几十年如一日辛勤耕作、呕心沥血。您心中深植的是信、望和爱。您的侍奉道路是坎坷艰辛的,但同时也是一条令您无怨无悔的美好之路,您一生一步一个脚印、兢兢业业地服侍着,只为着福音的广传、教会的兴旺;您从不以“成功”为目标,而是恪()尽职守于上帝的恩召和起初的奉献。
    
“此日随天使去,所行贸范斯世。何日偕基督来,此去无愧于神!”
    
斯人已逝,记忆永恒!
 
 
《教材》2013年第6期85--94页见证, 2013年12月29日21:31扫描,2013年12月31日15:53审核校对。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