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莆田秀屿区基督教下房堂执事张金成弟兄的

生命的转化--福建莆田秀屿区基督教下房堂执事张金成弟兄的见证

张金城弟兄是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基督教下房堂执事,他给人的印象是一位谦和、慈祥的长者,在教会弟兄姊妹的眼里更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弟兄。他作为教会的一员执事,可谓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虽将近八十高寿,但风雨兼程服侍神。
 
每月一次的主日讲道,不带讲章,可以娓娓道来,而且掷地有声,令人看出他讲道前的精心预备。而听他谈自身的重生经历,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然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耶稣曾和尼哥底母谈重生之遭(约3:1--21)。尼哥底母知识渊博、德高望重,但有宗教知识而没有宗教经验,因此带来艰难的“生产之苦”,后来终于成了为主赴汤蹈火的耶稣的门徒。张金城弟兄的悔改经历、生命转化几乎就是尼哥底母的故事的重演。
    
 
张金城最初的信仰传承于他的母亲曾阿清。因其女儿,即张金城的姐姐是基督教莆禧堂的热心的执事,他的母亲在姐姐的带领下归主。继而,在他母亲的感召下,儿女都信了主,包括张金城。每周六公里的路程,全家到往下屿堂做礼拜是风雨无阻。然而,因为学习和工作的缘故,他离了家,也疏远了神。
    
1964年,他从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被分配到惠安二中任教,后又被调到泉港二中,从最初的初中语文教师,到一直担任高三毕业班的语文老师,做了学校的教务处主任。因其教导有方,再加上孜孜不倦的敬业精神,很快地就被评为“福建省优秀教师”等光荣称号。他的事业蒸蒸日上,平步青云,自然,也桃李满天下。直到如今,他的学生每年都还来莆田给他过生日。但是,人只要一旦远离神,就是再成功也是永远得不到真正的自由。
    
他深受烟、酒、赌博的捆绑。四十多年的烟史,每天至少三包的烟熏黑了他的牙齿、口腔和手指。在惠安和泉港他曾无数次地试着戒烟:把抽烟的工具烟斗折断、扔掉;和朋友、同事打赌,戒不掉就要请客。在烟瘾发作难忍的时候,躲在厕所,甚至跑到没人的山上去偷抽。
 
而喝酒更甚,朋友都称他为“酒桶”,他甚至可以独自跟九个人猜拳。无酒不欢,他每天都大量喝酒。也因此,几次酒驾险些失去生命,但慈爱的神保全了他的性命。
 
打麻将也是如痴如醉,可以三天三夜不歇息。并且打麻将伴随着更严重地抽烟,打到三更半夜甚至从地上捡烟头抽。
 
他并不是完全忘却了神的存在,因为他的妻儿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她们每天为他祷告。妻子甚至因为他爱好烟酒和麻将,再加上早上没用早餐就去上课的习惯,而得了严重的高血压和胃病,就向神许愿:若神保守他身体健康,退休后要让他去为主作见证,甚至讲道。家里贴的春联也是他自己字斟句酌的有关于基督教的春联。惠安的教会到学校探访时,他总是“退避三舍”由妻子接待,究其原因就是还没有完全悔改决志信主。
    
1996年是张弟兄退体的年龄,但学校因为其教育成果丰硕,便继续聘用。直到1999年夏末秋初,因母亲高龄,已是风烛残年,他才正式退休回家。他本想从今以后可在家中无拘无束、悠闲自在地安度晚年,但教会的正副主任吴建清传道和朱建明弟兄隔三差五、紧锣密鼓地来启导他要多关心信仰及神家之事。他面对教会的邀请及推动,有了一点动心,但同时还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抓扯着他,就是村里的老人协会。许多同龄人总喜欢和他一起打牌、抽烟,喝酒,他的家甚至就成为了老人协会点,成了嗜场。面对教会弟兄姐妹真诚的关心和催促,他仍然无动于衷。他采取缓兵之计,以种种借口推辞做礼拜。然而,此时的爱主之心也在他里面萌芽,神的拣选之恩仍然要临到他。
    
有一个主日前夕,他晚饭后和一家人聊天闲谈,忽然觉得天旋地转,而后就不省人事了。但当医生赶到时,他又安然无恙。不用打针,不用吃药,一切正常。原来“万事都互相效力”,经过这次神奇的经历,他醒悟过来了,意识到这是神的召唤,自己这个浪子不能再执迷不悟了,应该回到神的家了。次日,即主日的早晨,他首次自觉地捧起《圣经》和《赞美诗》,随同家人前往教堂,与弟兄姊妹在主里团契,品尝到了主恩的滋味。
    
从此以后,他几乎每周都过着主日崇拜的团契生话。而此时,他的信仰似乎只是停留在“魂”的理性中,还存在着知识分子盲目的骄傲和无知的世俗面子。倒如,每到聚会时间,总翘首以盼有客人来访,或者下大雨,这样就有借口不去聚会。即使去了,路遇熟人,不愿告知去向,甚至《圣经》都要用报纸包起来。对于自己的信仰,不但不以为荣,反以为耻。即使到了2002年,他被选为教会的会计,参与了教会各种服侍,在探访路上,他也总压低了草帽,遮盖自己的脸,因怕被熟悉的村民看见。
    
神总是不断地以各种方式引领人回归到他的面前。不久,张弟兄发现自己咳嗽得极其厉害,怀疑自己已经病入膏肓。于是,他背着家人,前往莆田附属医院去做检查。结果也并无大碍。
 
但他清楚,他必须要戒掉烟、酒及赌博。但是,靠他自己,已经经历太多次失败。他想过,戒不掉,就抽少点,把一支烟分成三次抽,抽一段,熄灭,放回口袋,等烟意来了,再抽。令他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烟没熄掉,烧掉了他学生送给他的一件珍贵的南洋衬衫,也烧伤了他的皮肤。感谢神的是,也烧醒了他的心灵。
 
有一次,已是半夜,他失眠了,他非常清楚,如今,唯有靠神。他独自一人站在自家的阳台上,他非常真诚地做了一欢祷告。他求神的帮助与怜悯,而神总是听人谦卑、无助的呼求,便伸手拯救。神的能力奇迹般地降临在他的身上,他心里开始产生对神的敬畏。他完全地戒掉烟了。渐渐地,也戒了酒和打牌。
 
有一次,一位弟兄试探性地分给他在当时很昂贵的中华牌香烟,他默默地说:“我离婚(‘婚’与莆田方言‘烟’同音)了”。他的果断拒绝令对方咋舌。
 
从此,家里再也没有打牌声。即使只是娱乐性的打牌,他也远避,怕的是会使人跌倒。从此,他期盼聚会,渴慕真理的心坚不可摧。
    
以前,专研文学的他怀疑甚至轻看圣经,因其太多的重复,许多离奇古怪的事似虚幻的神话,而且艰涩难懂。骄傲使他的心眼完全被蒙蔽,如何能明白这本神奇的奥秘之书呢。
 
如今,他稀奇真理的奇妙。这一翻转,不仅是神开了他的心眼,同时也是他自己不断努力追求的结果。他阅览许多解经家、神学家、布道家的书籍,也因此,他渐渐谦卑下来,愿意花大量的时间浸泡在神的真理中。
 
从此,他成为一个蒙神重用的神之话语的出口,十年如一日地预备每月一次的讲台信息。而且,不管是文书,因其年纪过高只能做文书助理,还是现在的教会顾问他都恪尽职守,忠心服侍。
    
一个罪人悔改真是大神迹,因为唯有神能做成。这本是充满自我、极其傲慢又被罪恶所捆绑的人,如今,完全被神破碎,被他的圣爱所感动和催促,成了蒙神重用的无老我的器皿。
 
盼望更多知识分子、在社会上德高望重之人,都能回应神的呼召和拣选,成为天国的子民,为主作美好的见证,打美好的胜仗,将来同得荣耀!
 
 
《教材》2016年第3期106--109页见证。2016年12月20日礼拜二20:23扫描,2017年1月12日礼拜四16:08审核校对。
《教材》2016年3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85.html
《教材》2016年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778.html
《教材》2016年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755.html
《教材》2015年1--6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541.html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