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相约在天堂

汪老师在《自牧》中有一篇《未曾相约》。从米奇·阿尔博姆(Mitch Alhom)的《相约星期二》谈到孙汉书老师。文章的最后一句是:“遗憾的是,我未曾与老师相约,失去了更多灵性上受教的机会。”
    
因为身体缘故,有段时间老师感觉写不出东西,但自今年(2015年)3月后,他的思维十分活跃,每次去看他,他都有许多新的思想。谈到知识与信仰时,他说:“知识需要,但不能代替上帝的知识;神学要有,也不能代替上帝。”
 
他对教会发展的关注从未减少,就是在病重期间,他也在思考教会的事情。8月初我去医院看他,他讲道:“中国教会的复兴之火是点燃起来的时候了,教会应该从尘土里站起来,要依靠一些人,他们爱主爱教会,愿意为主的教会付上一切。有人为名,有人为利,有人为官,让他们去吧。”
 
他还有许多具体的想法,听他说话,心中既升起一股生机勃勃之气,又感到责任重大,且无比惭愧。
    
4月初的一次相聚,汪老师希望永涛和我与他一起在《天风》做个专栏,老师是说干就干、雷厉风行的人,没过几天就给我打电话,说已跟《天风》编辑说好。之后永涛和我去他家,一起确定了专栏的名称“中国神学三人行”。且于5月初完成了第一期的稿件。他即使在医院的时候也没有停止写作,每次去医院看他,由他口述文章,我作记录,他跟病房里的人说他在给我上课,我心中自然十分高兴。
    
9月10日教师节我去看望汪老师,给他送去了一位他远在西北的学生送他的教师节礼物。老师又跟我聊到了《相约星期二》。我也真想能够有这样的一个相约,但却无法再相约了。
    
老师自出院后,睡眠总是不好,他或半夜、或很早起来写东西。我似乎有点明白老师为什么晚上不睡觉了,他是想抓住生命的每个时刻做他想做和要做的事。
    
2015年9月17日和汪老师做了地上的告别。他真的走了,走得太突然。他一直努力地使他的生命发挥虽大的光和热,也将这光和热传递给他身边的人。他拼命与时间赛跑,却在奔跑的途中,生命戛然而止。他的离去留给我无尽的遗憾,但我相信,我们天家再相会。
 
 
《天风》2015年11期45页纪念汪维藩教授。作者:金陵协会神学院副教授刘美纯。2016年11月3日礼拜四19:10扫描。2016年11月11日礼拜五16:07审核校对。《天风》2015年1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19.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
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
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