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走”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走”--怀念敬爱恩师汪维藩老师
    
唱《主爱深沉》这首诗歌的人,不一定认识汪维藩老师,而认识汪维藩老师的人,都知道这首诗歌是他的作品。当然,还有收录进《赞美诗(新编)》的《圣灵运行歌》(62首)、《与主同去歌》(248首)也都是饱含深情爱意的诗歌。诗如其人,我认为,他的一生,是深深感受到主爱、被主的受所充满并且尽心去爱神爱人的生。
    
我是1986年考进金陵协和神学院的,那个时候汪老师是学院很得力很有实力的老师。当时,我早已从老同学那里听闻他许多美好的故事,刚刚二十出头的我,根本不敢去接近这么有影响有分量的老师,更是怎么也不敢想象和相信有一天竟然会与他走得那么近,并且有幸承受他一份沉甸甸的爱。
    
不知道什么时候,汪老师发现我对文字有一定的兴趣,于是我先是被安排在神学院帮助编辑宿舍楼下的那两块小板报,不久,又被安排到神学院的编辑部半工半读。
 
1988年夏天,同学们都放暑假回家了,当时汪老师留下我一个人守在神学院宿舍楼二楼的那个编辑部,如今想起来,这份爱充满了信任。当然,假期里也少不了他和师母对我的慰问。
 
后来放假回家时,父亲告诉我汪老师给他写信了,他把那封信给我看。原来,汪老师把我在校的情况向我父亲反映,并把我表扬了一番!
 
直到如今,那难忘的字句仍历历在目!对于一个缺少鼓励的青年人来说,这是种何等的爱护!
    
在编辑部,他给我一项工作,就是让我把《神学志》、《教材》和《宗教》等校对稿让同学们参与授对,他授意我有意识地把稿件给那些比较贫穷的同学校对,用这种方式补贴他们的生活费。看到一些同学得到帮助,我至今仍然可以感受到当时付出爱心时的那份甘甜。不能忘怀的是,他对我所填写的那些给同学的校对报酬的签字真是一点也不犹豫和迟疑。
 
在工作上,他用人不疑;在教学上,他诲人不倦。有这样一位师长在身边,我的心常常充满了喜乐,也被他所传递的主爱所融化……
    
汪老师与丁光训院长是师生关系,我在校的那些年日,他们之间的关系甚密,透过汪老师我们也更多地知道了丁院长的思想,并常常有机会起探讨文字事工。因此我有幸得到几次机会到丁院长家中去,丁院长指导我如何写作文章。
 
记得有一回丁院长在我的文章中作出修改,他提出我们与党员干部的关系应该是成为他们的“诤友”,就是能够直言规劝的朋友。能与丁院长有那些接触的机会,也是因为汪老师扶持的爱。
    
在汪老师身边的那些年,我也看到有些事是他所不能容忍的。当时学校在建设,他不能容忍集体的利益受到亏损;学生反映食堂伙食差,他竟然自己管起厨房并亲自下厨房为同学们打饭菜。
 
我特别清楚地记得,1988年,刚刚毕业回到新疆教会服侍不久的魏志超同学因房屋倒塌不幸遇难,汪老师不知道哭了多少回,在他的推动下,神学院为魏志超举行了追思礼拜,同时我们的校刊《彼此相交》还出了一个纪念专刊。如果用犹太人描述耶稣对拉撒路的情感时所用的话来形容,就是“你看他爱这人是何等恳切”(参约11:36)!
 
还有一份爱也是不能忘怀的,对于远离家乡的孩子来说,想家是自然的事,除了神学院和编辑部这些地方让我感受到浓浓的爱意之外,汪老师的家也是一个可以让我自由出入的地方。他们一家人从没有把我当外人,我确实感受到他爱学生甚至胜过自己的儿女。
 
我还清楚记得1989年的元宵节,他带着我起去夫子庙,就我们两个,他简直像小孩子一样开心,尽情地观赏花灯,欣赏秦淮河充满节日气氛的夜色,就这样我们一老一小度过了一个美好而又难忘的夜晚。
    
转眼就要毕业了,我告诉他我要到“小朋友”(他对我妻子的称呼)的家乡——汕头南澳海岛教会去服侍,他听了很不高兴,还生气地拍了下桌子,说我太注重儿女私情。我知道他想要我留校,但他见我意已决,也就尊重了我的选择。
 
感谢主的是,也因为我这个决定,才成就了1999年底至2000年初几个月的时间我们有机会接待他与师母,让他在海岛安静地度过他人生中那段比较艰难的日子,他的身心在那里得到了慰藉和复苏。在海岛教会期间,他有空就用硬笔或指头不停地写“爱”字,就用这个“爱”字作为礼物送给来访的弟兄姊妹留念……
    
2003年8月,我们来深圳教会服侍,他和师母不顾年老体弱仍然过来看望关心我们,虽体力不支,但仍然培灵奋兴,不遗余力。
 
2011年,汪老师还给我写信,极力向我推荐神学生来深圳教会一起参与服侍,可见其爱主爱教会爱学生的心,真的,爱是永不止息!
    
每次有机会去南京,我都会尽量安排时间古看望汪老师,直到今年(2015年)8月1日,我和李兰成牧师起去南京脑科医院看望他,没想到那竟成为最后的诀别!
    
汪老师在上课时曾多次提到教育家陶行知先生以及他的那句名言:“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走。”恩师他带着满满的爱而来,也许他小时候失去了许多的爱,所以特别珍惜,对于我们这些从小失去父爱或母爱的学生,他更关爱有加!是的,如他的诗所言,他真的是“愿为春水,愿作秋雨,洒向人间都是爱”!
    
 
《天风》2015年11期46--47页纪念汪维藩教授。作者:广东省深圳市基督教两会主席、会长蔡博生。2016年11月1日礼拜二21:35扫描。2016年11月10日礼拜四16:10审核校对。
《天风》2015年1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19.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
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
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