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历日军暴行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中国人开始蒙受灾难,我虽仅10岁左右,已经记得非常清楚,当时进出城门口见了太阳旗,必须鞠躬行礼,据说这是对日本天皇的尊敬。没有人身自由,随时会受检查,我在浙江湖州城门口,经常见到有中国人被搜查、挨打等情况。
    
有一次日寇到农村扫荡,因为城内没有鸡鸭鱼肉吃了,便到农村来抢劫,名为搜查新四军,实为来抢“花姑娘”。我父亲作为教会牧师,也如许多平民百姓,集中在一地点,被查问游击队在哪里?我父亲没有做正面回答,即被推到河中,幸好自己爬上来,没有送命。
    
1941年日本发动了太平洋战争,日军将湖州市几个教会牧师作为敌人看待,关进宪兵队,每天的食物只用喂狗的饭团供应两次。其中一位方纯浩牧师(新中国成立后在杭州的报刊上表扬他在社区做好事,可是当年把他当做主要囚犯)。还有一位浸会的蒋文渊牧师,也是平民老百姓,绝对忠厚老实,也被关进宪兵队。我和他们的子女是同学,知道他们的情况。
    
1949年我由上海幕尔堂小学转至湖州读三一小学,到了初中,被动员去做游击队队员,一查未满十四岁,因此到了浙江四明山被退了回来。父亲不愿我进日伪办的中学,因此在家耽搁了一年,做小生意维持生活。
 
我从日军占领的城内购买紧缺物资火柴、肥皂等,装在一只小杭州篮内,上面盖一些普通物品,到农村贩卖,每天每次步行来回要40公里。途经日本人设的关卡时非常紧张,如被查出不但要没收还要挨打,幸好我年幼,个子小,常在人堆中挤过去了。
 
有一次在郊外路口,看见个人躺在那里。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具被枪毙的尸体,我真吓得赶快远离,心想人的生命就这样没有保障。又一次,我坐小镇上的航船,途中忽然听见枪声,要船靠岸,原来是遇到土匪了,所有人被迫上岸搜身,等土匪把钱抢光,然后才允许把船开走。可想而知,当时人民的生活哪有安全感啊?
 
夏秋之交,粮食紧张,一般人均吃麦麸做的团子,吃多了往往容易便秘。这就是当时老百姓的生活光景,今日青年人能想象日军侵略时期老百姓的生活窘境吗?
    
1945年抗战胜利了,我亲自参加了潮州城内的庆祝游行和晚间用“V”字灯笼代表胜利(victory)的提灯会,万众欢腾的场面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当时枪毙了两个湖州城内的大汉奸,人们无不拍手称快。
 
后来我读完了东吴大学湖州附中的高中,蒙主进召于1949年进入金陵神学院深造了。
 
 
《天风》2015年8期22页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专文。作者:金陵协和神学院荣休教授赵誌恩。2016年6月30日礼拜四21:46扫描,2016年7月12日礼拜二08:26审核校对。更多《天风》2015年8期文章,欢迎点击http://www.jdjcm.com/wenzhai/1651.html阅读!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