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张存信弟兄

“我还有一点时间,要抓紧研究圣经”
--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张存信弟兄
 
正值盛夏,但这几日天津城却意外的凉风习习。在天津市基督教两会毛雅君牧师的安排下,我们访问了年过七旬的张存信弟兄。看到他精神焕发的样子,你一定想不到,他是一位正处于胃癌康复期的老人。
 
一、种子研究,建树颇丰
 
张存信弟兄,1940年11月生于河北保定。自1963年于天津农学院毕业后,一直从事种子研究工作,历任河北省滦县种子站副站长、天津市种子公司副经理和天津市种子管理站研究员。1973年至1975年间,他在河北农业大学援外水稻进修班学习,并于1978年至1980年担任中国援助尼日尔共和国水稻专家,开展水稻援外种植,指导当地农民种植水稻。1981年,因与住在天津的家人长期分离,遂申请调回天津。
 
张存信弟兄在农业科技领域中有着较广泛的研究,并且硕果累累,先后获得国家、省( 部)级科技进步奖十多项,其中包括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农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联合国TIPS中国国家分部发明创新科技之星奖1项等。
 
同时,他在国内外几十家资深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千余篇,多篇有影响力的文章刊登于核心期刊,被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转载,并被多次引用,入选各种文献丛书。
 
他还多次应邀参加全国学术研讨会,发表论文,获中国农学会、中国种子协会、中国农业技术推广协会等国家一级学( 协)会优秀论文奖等。
 
他独著、合著的正式出版专著有10多部,其个人文选《种子现代化研究文选》( 中国农业出版社2006) 为国内首部个人种子研究文选。
 
张弟兄所参与编撰、合著的《中国立体农业概论》( 四川科技出版社访谈录万方数据 访谈录1999) 、《中国农业全书· 天津卷》( 中国农业出版社2001) 、《中国棉花栽培学》( 上海科技出版社2013) 等著作均被列入国家计划。
 
作为一名种子研究员,张存信弟兄为相关领域做出了巨大贡献,1997年起被授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二、奋力抗癌,为主见证
 
说起张存信弟兄的信主经历,其实并不复杂。他的父母都信主,在张弟兄只有三四岁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就开始住在教会。那时,父亲担任每个礼拜的主领,而母亲则管理教会的后勤事务,如财务、清扫、做饭等。张弟兄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耳濡目染之下,为张弟兄的信仰打下了基础。
 
工作后,张弟兄被分配到了农村,那里没有教堂,也没有信徒,一直到改革开放后,才渐渐恢复礼拜。张存信弟兄一生勤勤恳恳,在事业上也兢兢业业。
 
可没想到,刚步入杖国之年的他,就要面对一次巨大的试炼。2010年,70岁的张弟兄不幸被检查出罹患胃癌。因肿瘤位于幽门,与原胆结石部位接近,一直被误诊是胆结石,待确诊时已到晚期。
 
病中的张弟兄体重从75公斤迅速降为不足50公斤,身体十分虚弱。他告诉我,当时他的孩子不愿告诉他真实的身体状况,怕他心里承受不住;后来医生也下过病危通知书,然而他的内心却没有恐惧,非常平安。后来,经胃次全切除手术,又化疗6次后,他的身体更加虚弱,生活甚至都不能自理,行动起来非常吃力。但是张弟兄的内心始终都很平静,也很坚强。他说,这大概就是主对他的恩典。
 
为了更好地研究社会科学,手术后的张存信弟兄又开始重新复习英语。虽在40多岁时,为配合晋升技术职称学过“科技英语”,但与“社科英语”差异颇大,加上多年不用,困难可想而知。而他以前是在稿纸上“爬格子”,现在需用Word电子邮件投稿,电脑也要从头学起。
 
这一切对于当时体弱的张弟兄来说都是不小的困难。但是他经过不断努力,最后都一一克服了,而且还都运用得得心应手。
 
手术后他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为《古训·视死如归》,以“古训”表决心。
 
对于一个70多岁的癌症病人来说,每一刻都像在与时间赛跑,张存信弟兄抓紧一切时间做研究。他为此甚至放弃了曾经的爱好,如看电视、看报纸、集邮等。张弟兄从小就爱好文艺,尤其喜欢音乐,甚至一度想从事音乐工作。他中学的时候参加过民乐队,大学参加过西乐队,很多乐器他都会把玩,但为了节约时间、集中精力,他将这些也放弃了,只为了抓紧一切时间来研究圣经。
 
他自嘲说:“ 年轻的时候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教室、食堂、宿舍,没想到一把年纪了仍旧是三点一线--图书馆(查阅资料)、回家( 写作)、教会(礼拜天参加英文聚会)。很多朋友都劝我,甚至指责我,但我觉得,这一切都值得。”
 
2015年7月,张存信弟兄总算度过了5年的康复期。经历患难的他,更加懂得了怎样掌控自己的人生,他不断告诫自己,要及时转变思想观念,确立更新目标,方可老有所为。
 
张存信弟兄将自己晚年的奋斗目标概括为两句话:“带病延年,生活自理,老有所为,不断创新;保障生活自理是基础,不断学习创新是前提,抓紧一切时间是关键。” 这真是:“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
 
三、杖国之年,研究圣经
 
可以说,张存信弟兄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几十年,都奉献给了种子研究工作。然而,意想不到的是,退休后他却开始了一项全新的工作--圣经研究。
 
孔子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句话放在张弟兄身上再合适不过。张弟兄说,他从小就非常崇拜牛顿,一直视他为自己的学习榜样。牛顿从70岁时开始研究圣经,而张弟兄也许更有危机意识,于是提早了两年,从68岁开始研究圣经。
 
张存信弟兄说,在圣经研究的几个方向中,神学类和灵修类的争论一向比较大,而释经类则需要引经据典、谈古论今,显然更适合像他这样“一生从事科研、事事讲究论证”的研究员,所以他的研究方向就是释经类。
 
而结合张弟兄的专业特点,他将研究方向主要分为“ 圣经动植物” 及“节日研究”两大类。至于采用的方法,他将之概括为“纵横交叉法”,即从“历史”和“翻译”这两个角度对圣经内容作纵横交叉研究。
 
如他曾在《天风》发表过的《“芥菜种”喻义之商榷》一文,便是从历史的角度进行研究。芥菜种当初是做油料的,并不是蔬菜,但有的人却把“芥菜成树”解释成“脱化变质”,这是错误的。
 
而其在《天风》发表的另一篇《(路加福音) 中“桑树”喻意与翻译问题之商榷》,则是从翻译的角度入手,认为桑树应当被翻译为两种不同的桑树,而圣经和合本将两种不同的桑树都译为桑树,就容易使人产生误解。
 
张弟兄在上学的时候曾学过俄语,后来在前往尼日尔共和国援助前学过法语,1981年回到天津后又开始学英语,所以他的语言功底是相当扎实的,加上几十年的研究员经历,以及在农业科技领域的广泛研究,使得他在圣经研究领域的工作游刃有余,不断创新,硕果累累。
  
四、笔耕不辍,硕果累累
 
近年来,张存信弟兄一边奋力与癌症抗争,一边笔耕不辍。在有关培养高度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问题、中西文化差异问题、翻译问题、孝道问题、老龄化问题、市场问题、生态问题、世界末日荒诞谣言问题等方面,研究成果不断,新著不断发表。多篇有影响的文章,或刊登于核心期刊,或被多次引用,入选各种文献丛书,并获优秀论文奖。还参与诸多论文、多部著作主审。
 
近年来,他还连续获得天津市老科技工作者协会优秀奖、先进奖、模范奖、突出贡献奖等。
 
另外,张弟兄也常参加诗词、格言、散文等大奖赛,并获奖。中国作家诗书画院、中国作家写作协会、中国作家创作学会、中国作家编纂委员会授予他“中国一级著作家”的称号;中华诗词研究会、中华诗词学术研究院授予他“中华诗词一级著作家”和“中华诗词德艺双馨著作家”的称号;中国名人文化交流协会、中华民族团结友好协会授予他“2011年最具有影响力人物”的称号……
 
张存信弟兄对未来教会的发展问题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认为,至今基督教是“洋教”这一观念仍旧根深蒂固。他说我们要努力扭转别人对基督教的不良观感。近些年来,张弟兄不仅常常在《天风》、《金陵神学志》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也先后在《世界文化》、 《华夏文化》、 《枫叶》等刊物上介绍基督教知识和文化。
 
张弟兄说,他的一些稿件没有特别浓的宗教味,但因为介绍的是圣经文化、圣诞节期等知识,也都获得好评。如《中华龙与圣经中的龙》、 《原始性宗教末世论析评》、《圣诞节习俗》、 《圣诞节的由来与拓展》、 《圣诞歌曲新说》等。
 
此外,张弟兄也常常从西方文学作品角度来展示基督文化的丰富,如他借着狄更斯的《圣诞之夜》和欧文·亨利的《圣诞礼物》等文学作品来介绍圣诞节等。这也拓展了普通民众了解宗教知识的途径,加强了教内外彼此交流,促进了社会和谐。
 
此外,张弟兄告诉我,最近他正在做与抗战相关的内容研究。基督教实质上是反侵略的,并且在抗战中有过突出的表现,张弟兄就想趁着“庆祝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这一契机,多做一些这方面的研究和宣传,歌颂早期基督教界人士为民族独立所作出的贡献,进一步扭转人们(特别是教外人士) 对基督教原先持有的一些负面看法,鼓励今天的基督徒为“中国梦”做出贡献!
 
“大蒙眷爱的人哪,不要惧怕,愿你平安,你总要坚强!”(参但10:19) 晚年的张存信弟兄仍笔耕不辍,继续书写着一部有喜乐、有盼望、靠主得胜的生命故事。
 
 
《天风》2015年8期61--64页访谈录:“我还有一点时间,要抓紧研究圣经”--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张存信弟兄。采访人:《天风》主编单渭祥;整理人:《天风》编辑袁晓君。更多《天风》2015年8期文章,欢迎点击http://www.jdjcm.com/wenzhai/1651.html阅读!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