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出信仰之美—专访无腿舞者廖智姊妹

廖智,原本是四川绵竹汉旺镇的一名舞蹈教师,2008年在汶川大地震中失去婆婆,失去女儿,失去双腿,不久后又失去婚姻。然而对于如此诸多的灾难、不幸,她却认为这是“生命的美意”。
    
2013年雅安地震后,她第一时间赶赴灾区救灾;她勤练舞蹈,用动人的舞姿感染每一位观众;她靠主有力量,用自己的坚韧,舞出生命之美,舞出信仰之美。
    
2013年8月16日,廖智的新书在上海举行首发式,这本书题为《廖智:感谢生命的美意》。借着此次机会,我们采访了她。
 
信仰的追寻
    
小学的时候,在一篇文章中,廖智第一次读到圣经的话语——“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林前13:4)。这段睿智隽(juan)永的话语令她印象深刻,虽然她还没有条件读到整本圣经,却在心中埋下了信仰的种子。长大后她也曾一度陷入困惑,空虚迷茫,渴望了解生命的本质,寻求解决人生问题的方法。
    
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廖智被埋废墟之下,腿被断裂的地板压着,无法动弹。救援进程很缓慢,廖智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听到了救援队的声音,她当时的丈夫也来了,他求救援队把人救出来,然后就走了。只剩下廖智的父亲依然在等候。过了一会儿,婆婆开始打嗝(ge),然后失去了呼吸。廖智又开始伸手摸女儿虫虫,触摸到的却是一片冰凉。她心中死一般的平静,说着,“虫虫不怕,妈妈也马上去陪你了,我们祖孙三个不分开”。廖智的父亲依旧在喊着,救援的人都说,“你的女儿肯定不在了,这么久了,都没有声音”。但是廖智的父亲坚定地说,“我的女儿肯定没死,请你们想办法把她救出来”。是父亲不放弃的呼喊,让廖智重新萌发了生的渴望。她向上天呼求:“老天爷啊,求求你,让我活着出去吧,我会用全部的生命来回报。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还没来得及向爸爸说一声‘谢谢’。”
    
她祷告:如果上帝能让我出去的话,我要用全部的生命来回报。当她被救出后,她才知道,自己被埋了整整26个小时,她是他们那幢楼里唯一的生还者。
    
出院后,廖智第一次回到家乡,在德阳市的一家酒店,看到一个女人戴着一个大大的十字架,那是前往灾区赈灾的基督徒。廖智去问他们有没有圣经。于是,她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本圣经,她如饥似渴地阅读起来。《约伯记》她读了好多次,哭了好多次。
    
在和基督徒的接触中,廖智渐渐觉得,这群人言而有信,乐于助人,体察对方,他们身上的这些优秀品质以及和他们相处时的融洽温暖,都让廖智想进一步了解耶稣基督。
    
第一次去教会,廖智听到的赞美诗是《我的心,你要称颂耶和华》,  “天离地有何等的高,他的慈爱也何等的深;东离西有多么的远,他使我的过犯也离我多远”,圣灵感动了她,她泪流不止。
    
她选择跟随耶稣,因为耶稣是爱,是生命,是真理,是道路。我们不是靠势力,不是靠力量,是靠耶和华的灵才能得胜。
    
信主之后廖智很兴奋,凌晨3点,她打电话给亲朋好友:“我信主了!信耶稣了!”有不信的朋友问:“信主有什么不同吗?”廖智回答:“信主后,我的生命就不一样了,是一个全新的生命。”她请朋友们来家里,给他们讲登山宝训里耶稣说的话,告诉他们不要忧虑,不要论断,要爱自己的仇敌。朋友们也感到圣经的话语的确奇妙,包含了众多智慧。在廖智的影响下,她的两位好友很快也信主了。
 
重生的舞者
    
汶川大地震中,廖智的双腿被扭曲地拉伤、压伤,那种撕扯的痛,很难想象她如何承受。由于当时余震随时会来临,最后救援人员塞了一团衣服在廖智的嘴里,按住她的膝盖,“一,二,三!”生生拽出了她的腿,右腿内侧的肌肉被全部拉掉。送到医院后,双腿因为严重变形,已经坏死,医生说,必须截肢。
    
没有时间让她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修复,她就亲手在手术通知单上签下名字。没有了双腿,日常生活都困难,这名舞者,该何以为继?
    
她需要像个新生儿一样,不断练习,重新协调肢体,掌握身体的平衡能力。她学习翻身,学习坐,学习每一个曾经轻而易举的动作。
    
截肢手术之后不久,第58届世界小姐组委会来看望廖智,并为她编排了一支舞蹈,希望她可以跪着跳。然而当她开始跪的时候,连续几次都摔倒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虽然可以坐,但是没有小腿和脚掌的支撑,根本无法跪立。那一天晚上,廖智想了很多,她下决心要多加练习,完成这支舞蹈,用自己的舞姿鼓舞更多的人。
    
她咬紧牙关,忍着身体的疼痛,经过彻夜不眠的练习,终于可以跪住了。接下来的几天,她的进步更快,可以跪着做很多幅度更大的舞蹈动作。这支舞名为《鼓舞》。在排练舞蹈的过程中,廖智膝盖疼痛,双腿浮肿,但站上舞台还需要做出微笑的表情。廖智深爱着舞蹈艺术,她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她对老师说,你严格要求就好。她要用舞蹈去体现自己绽放的生命之美。
    
跳完《鼓舞》,她又做了第二次截肢手术,并且面临着一个选择,是坐轮椅呢,还是安装假肢?廖智认为,轮椅意味着可以舒服地坐着,双腿也不用受禁锢,受皮肉之苦,但需要他人帮助,不能自由行动。假肢虽然要承受痛苦,但可以自由行走。廖智选择了假肢,她需要行走,她需要舞蹈。
    
之后廖智又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的《舞出我人生》,她辛苦排练,一路过关斩将,获得总决赛亚军的荣誉。她说,如果之前上舞台是为了荣耀自己的名,实现自己的梦想的话,那么,现在站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时候,都是为了荣耀神,  “我的生命就是用来敬拜他的,舞台上的每一个动作都是用来敬拜他的”。
 
喜乐的生命
    
一旦你见到廖智,看到的都是一张纯净美丽的脸庞,清澈如水的眼眸里,永远有着浅浅的笑意。在她身上,没有任何灾难过后的愁苦倦容,也没有愤世嫉俗的苦大仇深。这个感性的女孩没有悲伤逆流成河,她说,“如果一切重来,我不祈求任何改变。世事没有偶然,一切都是上帝最好的安排。”她将笑容和欢乐,带给了身边的每一个人。
    
当时住院时,医院里弥漫着哀伤的情绪——治疗中伤员的喊叫、家属的啜泣,人们沉浸在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的巨大悲痛中。而廖智每天前往医院的各个病房探望病人,给他们讲笑话,让他们放松心情,并邀请其他病人来自己的病房。病房聚会的形式有说笑话、讲故事、跳舞等,参加的人数从三五人,到挤满整个病房,然后到医院大厅,最后连大厅也容纳不下了。快乐带给人们的力量是巨大的,这成为地震过后医院里难得的轻松时刻,大家每一天的盼望和快乐都集中于此。
    
廖智还给假肢起了名字,左腿叫大象,右腿叫粽子,有时还根据心情,叫他们小五和小三,或者小黄,等等。她仍然爱穿裙子,会花费好多天的时间来寻找一双适合的长靴,闲下来的时候,还会给假肢涂指甲。假肢在廖智这里,成为了一个有生命的个体,和她融为了一体。路走得多的时候,她也会心疼假肢,觉得是假肢陪自己走过这么多路程,同甘共苦,十分不易。
    
2013年雅安地震的那天,廖智正好在家休息,一时间感到房屋在晃,随后就从新闻得知,雅安地震了。经历过汶川大地震的她完全了解救灾的紧迫性,她立刻决定赶赴地震现场。有电视台希望廖智可以去录制一个公益节目,在节目上呼吁大家去当志愿者。但是廖智拒绝了,地震后的第一夜是施救的黄金时间,作为亲历过地震、经历过救援的人来说,她知道灾区需要什么,自己能提供什么。她毅然决然地奔赴雅安。
    
车上人多,地方小,她最后一个上车,上身挤进去了,腿却没地方了,她就卸下假肢捧在手中节省空间;在灾区,其他人的脚被水泡肿、发痒,廖智则没有这个问题。她笑称发现假肢也有很多好处。
    
救灾的途中,道路艰险陡峭,有些地方又因塌方断掉一部分路,路面就更窄了。但是因为听说双石镇还需要物资,廖智决定要把东西送到灾区。为了消除压力,司机胖哥和廖智聊到了凌晨4点,廖智说:“会有天使守护我们的,我们一定会很平安的。”司机回答说:“有你在,我就不怕,你的神会保护我们,也会保护我们整车的人。”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去了最危险的双石镇,地势比想象的更加险峻。这里上下都是陡峭的山崖尖石,仿佛张开的大嘴里的一副牙齿,随时都有可能吞没一切。廖智开始祷告,心里也变得很平安。她问胖哥,今天怎么这么镇定。胖哥回答,我相信你的神会守护我们大家的,我不怕。感谢神,救援队安全走过了复杂危险的路段,五吨物资顺利地送到了灾区。
 
永不止息的爱
  
像大多数80后一样,廖智也是家中的独女。经历过这么多困难,她依然寻求自我的独立,不愿自己成为家人的拖累。她不仅寻求经济上的独立,也寻求生活上的独立。她组建了一个舞蹈团体,外出表演,平时自己一个人住,工作和生活充实且忙碌。她的假肢重达20斤,纤弱娇小的身躯在驾驭这么大的重量之外,还需要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四处奔走,曾经她在雨天走坡路,被箱子带着跑而摔得满身泥。
    
曾经有人对廖智说,如果地震的时候,廖智能和他们一起在外旅游就好了,就不会发生这些悲惨的事情。然而,廖智说:“如果旅游回来,发现女儿没了,我绝对疯了,我就崩溃了。我宁愿拿一双腿去换跟我女儿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如果上帝给我一次新的机会,让我保住我的腿,但还是要失去我的女儿,那我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和我的女儿一起经历这些苦难。虽然我救不了她,但至少那一刻,我是和她一起度过的。这就是妈妈的心情。”
    
廖智还指导一群地震中受了重伤的孩子排练舞蹈。有些孩子信心不足,认为自己演不好,廖智鼓励他们,希望他们可以做到。也有人对此产生质疑,觉得演不了就算了,逼这些残疾的孩子,会让他们脆弱的心灵受伤。廖智看了很多书,查找了很多资料,她认为,如果对这些孩子过分呵护,会让他们异常敏感,形成过强的自尊,反而使他们不堪一击,无法建立健全的人格。_廖智想,如果是女儿虫虫,她也依然这么对她,不会降低要求。她想告诉他们,生命并没有因为失去了身体的一部分就变得不完整,相反这些伤害以及面对伤害的勇气,可以给人们以鼓励,让人们产生力量。
    
孩子们的舞蹈首次登台演出,场下掌声雷动,观众们流下感动的泪水,孩子们也为自己骄傲。地震后,他们第一次穿上靓丽的衣服,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在优美的音乐声中翩翩起舞,他们自己也被打动了。观众中有香港的志愿者,他们立即邀请廖智和孩子们一起去香港演出。通过舞蹈,孩子们重新建立起了对生活的信心和好奇心,找到了自信和快乐的源泉。
    
她意识到,虽然女儿不在了,但是这一年的时间里,她和这些孩子朝夕相处,好多个瞬间都在脑际不停闪回,女儿虫虫是她心底最柔软的伤,但是此刻,看着这些快乐的孩子,这一页终于翻过去了。每一个孩子都是她的孩子,她可以像爱自己的孩子那样去爱他们。
    
眼前的廖智穿着一款象牙白的雪纺长裙,有着高贵优雅的女神气质,也有着邻家女孩的温婉活泼。她说话的声音柔柔的,却自有一种能让人安静的力量。翻开她的新书,书页左下角都有一个小小的红色十字架,她舞出了生命之美,也舞出了信仰之美。她身上的谦卑和温柔、信心和勇气,将激励着我们,人生如此奇妙,愿主赐福她!
 
 
《天风》2013年第9期49--51页人物专访,2013年11月17日14:24扫描,2013年12月11日11:26审核校对。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