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神学生即将进入工场之际

“没有牛,也没有车”--写在神学生即将进入工场之际
 

“向前走啊,跟主向前走,一去不回头;向前走啊,跟主向向前走,前进不退后;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国;向前走啊,跟主向前走,主就在前头……”
    
睡梦中又听见外公缓慢却铿锵的歌声,那是我难忘的儿时记忆:一处带天井的大杂院,每到腊月就特别潮湿、阴冷,除了圣经和一些书籍,真算得上是家徒四壁。唯独不缺的是祷告和赞美的歌声,外公就用这个来哄我们入睡。
    
我长大了,想去读神学。爸爸找我谈心,说:“一辈子像你外公那样,你愿意?”我点了点头,眼泪却不争气地滑落下来。其实,我是不怕的,因为按着教会的老规矩,传道人一定有地方住、有饭吃,至少我一直这么认为。
    
谁知临毕业,局面都变了:教会与神学生之间开始了双向选择,传道人的工资、保险、住房也全都推向了社会。在大城市里服侍,购房落户成了我遥不可及的梦想,还好有从不计较的爱人陪伴在身旁。
    
窝在临时分配的斗室里,我翻着圣经,一处经文进入视野:“但车与牛都没有交给哥辖子孙,因为他们办的是圣所的事,在肩头上抬圣物。”(民7:9)这是为何?负责搬运至圣之物的人竟被如此忽视?我有些愤愤不平。
    
利未支派有三族:革顺、哥辖、米拉利,分别负责搬运会幕的不同器具,其中以搬运圣所器具的哥辖一族最显尊贵。会幕建立之时,以色列十二支派的首领献上大篷车六辆、公牛十二头,专供会幕役使。摩西对其进行了分配,革顺族两辆车、四头牛;米拉利族四辆车、八头牛;唯独哥辖什么都没有。
    
通常地位越高,所享受的待遇也应当越好。既然哥辖族负责搬运包括约柜在内的至圣之物,那么也就理当拥有资源配置的优先权。但现实恰恰相反,他们什么都没得到,反被要求用自己的肩膀来完成使命。
    
这分别为圣的道理我懂:受膏为大祭司,父母离世不能靠近,发愿作拿细耳人,清酒、浓酒都不可喝;蒙召做先知,吃的是乌鸦衔食、蝗虫野蜜;被拣选做门徒外出传道,口袋与钱囊要摒除,金子银子都没有!
    
舍己?传道的人原是不怕的,因为“耶和华是我的产业,是我杯中的份”早就铭刻于心。但人生路上,谁会没有挣扎?毫无挣扎的侍奉,还谈得上舍己吗?
    
这么多年了,我不曾向别人诉苦,但每听到有人拍着贫困同工的肩膀,言之凿凿地说出“主的恩典够你用的”之时,我的心便扭成团。主啊,不是他们说的不对,只是我想……听您亲口说出!
    
回应我的,照旧是一片沉寂……“回头吧!”正疑惑之际,手中的犁铧竟自向前移动起来。迷雾散去,我诧异地发现前面拉犁的并不是牛马,而是一群人,其中正有外公!
    
我奔过去,拥住他,任所有的委屈倾泻而出。他抚着我的头,轻柔地说:“你看那是谁?”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人群最前面一位带着荆棘头冠的人--“是主!”
    
他正向我报以微笑,脸颊上的汗水熠熠(yìyì)发光。没说一句话,他便低头弯腰继续劳作,其他人则立时跟着。“还记得我教你的那首歌吗?”外公再次套上轭头,“向前走啊,跟主向前走,一去不回头!”仿佛是劳动号子,拉犁的人群也唱和起来,“向前走啊,跟主向前走,前进不退后……”
    
合上羊经,我从祈祷的梦境里醒转,口中仍喃喃地唱着那童谣:“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国。”尽管仍旧“没有牛、也没有车”,但向前的步履已不再沉重,因为我明白--“主就在前头!”
 
耶稣又对他们说:“我差你们出去的时候,没有钱囊、没有口袋、没有鞋,你们缺少什么没有?”他们说:“没有。”
--《路加福音》22:35
 
 
《天风》2015年7期30页圣艺苑。作者:小贝。2016年5月29日礼拜天22:20扫描,2016年6月4日礼拜六16:14审核校对。
《天风》2015年7期文章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610.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
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