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他们一点阳光,他们就能灿烂

我经常能去远方游走,走过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有时会庆幸自己能知道地球上有这么多美好。而这次为期两日的“基督教全国两会甘露助学计划贵州行”短途考察,却让我看见了一个处处留下伤痕的世界。
    
人最悲哀的是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知道。这次所遇见的是各种真相、各种无奈,包括各种笑,带来的是各种痛。
    
有位老人,儿子坐牢儿媳远走,每月靠100多元拉扯孩子,可能她经常面对这种慰问,习惯性地应着我们的话,可见她很无奈。离开时,我走在后面,回头发现又黑又瘦的她边转身边用手在抹泪,我忙前去拉着她的手,想说你不要哭,但怎么也说不出口,我有点后悔这么突然地出现在这里,不想看到眼泪,眼泪是咸的,落到伤口上会很疼。
  
同行的徐老师坚持要给孩子们买水彩笔,说他们会喜欢,当时我还有些不屑。因为在我印象中,城市里已经很少有孩子把画画当成乐趣——IPAD平板电脑、乐高智力玩具、跟着爸爸妈妈游走全国甚至全世界旅行填满了他们的生活。所以,我也理所当然地认为,一盒小小的水彩笔,并不能给山区的孩子带去多么大的快乐。然而,我错了……
    
当孩子们听到书包里还有水彩笔时,出现了这样的一幕,我确实看见了此行中最真实最动人的笑,一向乖巧的他们甚至顾不得老师“要听话地站好”的叮嘱,一下子欢欣鼓舞地跳跃起来,连声叫好,欢乐声响彻山谷。
 
 
我一下子被触动了。那些在我看来毫不起眼、微不足道的小物品,竟然能够给孩子们带来这般在整个山谷爆炸开来的快乐……只是,孩子们握着水彩笔,是先轻快地画出对未来美好的憧憬,还是以浓重的颜色掩盖掉这个世界给他们留下的种种伤痕?也许他们只是简单地画一条能行走的平路,一座完整的石桥,一盏能亮很久的灯,一顿能吃饱的午餐,或者只是凭模糊记忆画出只有轮廓的爸爸妈妈,能牵一次自己的手,我不得而知,只是我们能做出这样的判断:给他们一点阳光,他们就能灿烂!
 
 
《天风》2013年第8期13页光盐见证,2013年10月3日09:57扫描,2013年11月19日11:24审核校对。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