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我不配!

从整本圣经,我们能发现一个规律:凡是认为自己不配的人,最终反倒都蒙了大恩典,凡是认为配得恩典的人,往往却都被关在恩典的门外。

耶稣时代的犹太人,所犯的一个最大的错误,那就是:认为自己配得恩典。他们始终认为,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而外邦人算什么,不过如同畜类一般。他们有律法、有诸约、有礼仪、有应许。神先借着施洗的约翰警戒他们说: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不要自己心里说,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而后,主耶稣又亲自警戒他们:我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犹太人在认识上有一个误区。他们以为行为好,就能讨神的喜悦。其实,行为好,若不是从信心发出,而是人自己的义,不但不得主的喜悦,反倒被主厌恶。人非有信,就不得神的喜悦。犹太人的行为确实很好,可是因为他们是立自己的义,便不能得主的喜悦。凡是以为凭行为可得主的喜悦的,必定都会立自己的义,因而不服神的义。

我们始终要承认自己,不配得神任何恩典,这是真的。因为按着神的公义,我们本该得到的是审判与灭亡。但神已经向我们施恩了,只要他不嫌弃我们,肯拯救我们,我们就心满意足了。我们就要向神大大的感恩。哪怕神让我们一生像拉撒路那样讨饭、生病,我们仍要向神感恩,因为我们不配得。

1.我们不配被神接纳

路15:19 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

这个浪子在父亲还活着的时候,就对父亲提出要分家产的要求。得到钱之后,他就去远处任意放荡、挥霍,和酒肉朋友、和娼妓过着罪恶无度的宴乐生活。当他任意犯罪的时候,他根本想不到自己的父亲。当他受了苦之后,他才发现还是父亲好,令他有了悔悟的心,于是起来到他父亲那里去。

这位浪子在罪中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的时候,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父亲有多么的痛苦,可是父亲却每日都挂念着他。所以,相离还远的时候,是父亲首先看见了他,连忙跑过来,就抱着他与他连连亲嘴,就像小时候亲他一样。父亲看见他回来了,没有因他曾经犯过的罪而怒斥他:“你这个不孝子,还有脸回来!”、“这么多钱你是怎么挥霍的?去给我找回来”……。因为浪子悔改了,父亲就不再追究以前的事。浪子向父亲认罪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这里所讲的每一个字,都和他决定回家之前预先想好的一模一样,只是当他说到“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的时候,父亲立刻打断了他的话。我相信任何一位父亲,听到自己的孩子认错说:“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时,都会感动的眼泪夺眶而出。圣经说父亲却吩咐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这可不是雇工可以享受的待遇呀!浪子越是觉得自己不配,父亲就越是喜悦他,就让他配得。

后来,我们看见那个大儿子表现出了不高兴,因为他认为自己配得,他觉得自己整天服侍父亲,又干了许多的活。可是父亲好像给他的很少。我想,父亲这么多年以来,给他的一定也并不少,只是如果当一个人认为自己所得的都是自己‘配’得的时候,他就总觉得自己得到的不如自己该得的多,他也就不会有感恩的心。

我们就像是这位浪子,曾经沉溺于罪中得罪神。虽然我们现在确实已经被神接纳了。但是,我们一定要永远为此感恩,因为我们不配得这恩典。这是神主动怜悯了我们,白白的赐恩典给了我们,用那测不透的大爱爱了我们。我们算什么呢?竟能令主耶稣为我死在十字架上。他是爱我为我舍己。

2.我们不配服侍神

约1:27 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

神让人与他同工是给人极大的恩典。人其实根本就不能为神做什么,神如果只是需要工作结果的话,他完全可以差派天使做工,一定会比我们做得更好、更有效率。事实上,我们每一个神的工人,都是在拦阻、破坏神的工作,那些对神工作拦阻相对较少的人,就成了我们眼中的属灵人、奋兴家。

上帝不看我们做了多少工作量,施洗的约翰做工的时间很短,内容也很少、很简单。可是,主耶稣却给了他极高的评价。因为施洗约翰的心态特别正确,他深深的认识到自己不配服侍主,就是连给主提鞋都不配。

照人看来,他怎么不配服侍主呢?他的父母都是亚伦的后代,他本可以在圣殿中长大,吃穿由百姓的奉献供应,可以穿羊毛、细麻做的衣服,可以吃初熟的谷物、水果。可是,他为了神的托付,却在旷野长大,吃得是蝗虫、野蜜,穿得是骆驼毛皮。想想实在太苦了,无论是寒冬,还是酷暑,他始终就是穿那件骆驼皮裹体,没有别的衣服。辛苦的传道,为人施洗,每当人群散了之后,他没有地方吃饭,就去旷野扑几只蝗虫用火烤烤就算一顿饭了,去山洞里抠一块野蜜充饥。他本可以过着舒适的生活,却这样为主付出一切来服侍,还说自己连给耶稣提鞋也不配。这就是服侍主的人都该有的正确心态。

保罗也是这样,非常高的学问、非常聪明的头脑、非常高的地位,都奉献给了主,一生为主没有成立家庭,受尽痛苦危险,到处传道。要照我们今天某些人的眼光来看,这样的人才,不去世界五百强任职,反而去当个穷传道,岂不是可惜了?可是,保罗却说:“林前15:10 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提前1:15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

3.我们不配向神奉献

路7:36 有一个法利赛人,请耶稣和他吃饭。耶稣就到法利赛人家里去坐席。

主耶稣还在地上的时候,是不太被人尊重的,尤其是法利赛人和宗教领袖更是不尊重他。而这位法利赛人西门,能请耶稣到他家里吃饭,自己觉得自己已经是做得很好了。好像他给主耶稣付出,耶稣就占了他的便宜一样。他不明白,向神奉献到底是谁赚谁便宜?

这时,刚好进来一个有罪的女人,给他上了一课。那女人一进来就挨着耶稣的『脚』哭,耶稣照样吃他的饭,没有理她;接下来,这个女人又用头发去擦主耶稣的『脚』,耶稣照样吃他的饭;再后来,这个女人又用嘴亲耶稣的『脚』;耶稣还是照样吃饭;这个女人又用香膏抹耶稣的『脚』,耶稣还是一声不响照样吃饭。这个女人所做的这一切,始终都没有离开耶稣的『脚』。脚是人身体上最卑贱的部分,这个女人用自己最宝贵的头发为耶稣擦脚,用嘴亲耶稣的脚等等,耶稣一声不响任凭她做,因为耶稣是配。人最高贵的荣耀与尊严,也配不上主耶稣的脚。

这位女人所做的这一切,被西门看在眼里,心里就嘀咕起来“如果耶稣是先知的话,就应该知道摸他人是个怎样的女人,她乃是个罪人。先知怎会让这样的人摸自己,或许耶稣连先知也算不上”。主耶稣知道他心里所想的,就对他说:“我进了你的家,你没有给我水洗脚。但这女人用眼泪湿了我的脚,用头发擦干。”当时,接待客人吃饭,给客人洗脚,这是正常的礼节,而这位法利赛人竟然没有对耶稣去做,因为他觉得耶稣不配他如此付出;

耶稣又对他说:“ 你没有与我亲嘴,但这女人从我进来的时候,就不住地用嘴亲我的脚。”中东人亲嘴,如同我们中国人见面握手那么平凡,耶稣又不是让西门亲自己脚,他都没有那么去做,因为他觉得耶稣不配他如此付出,能请耶稣吃饭,已经不错了。

耶稣又对他说:“你没有用油抹我的头,但这女人用香膏抹我的脚。”油和香膏有很大差距,头和脚又有很大差距。所以,这位法利赛人和这位罪女人差距就越发大了。西门认为这个罪女人不如自己;但是,主耶稣要告诉他,你不如这个罪女人。

如果一个人认为奉献是让神、或是让教会,赚了自己的便宜的话。那么他的奉献,便不会蒙悦纳。他应该立刻停止奉献,把他的钱都留给自己花吧。天然的人,往往都认为奉献对自己来说是一种减少,因为付出了嘛!自己剩下的肯定就会少了。但是,有信心的人,却认为奉献是一种转移,将自己的财宝,由地上转移到天上,地上当然不如天上可靠。并且是一种增加,如同是在撒种,撒的种子少,收获的粮食多。

使徒们正是因为认识到自己向主奉献都是不配,他们就像这个女人把自己最贵重的香膏抹在耶稣的脚上一样。他们也把自己的一切向主奉献,一生甘愿受苦,为主而活。如今他们早已都在永恒里,得了一切的安慰,作工的果效也永远随着他们。

我们始终要承认自己,不配得神任何恩典,这是真的。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