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诚人的盼望

(诗26:1-12)“(大卫的诗。)耶和华阿,求你为我伸冤,因我向来行事纯全,我又倚靠耶和华并不摇动。耶和华阿,求你察看我,试验我,熬炼我的肺腑心肠。因为你的慈爱常在我眼前。我也按你的真理而行。我没有和虚谎人同坐。也不与瞒哄人的同群。我恨恶恶人的会,必不与恶人同坐。耶和华阿,我要洗手表明无辜,才环绕你的祭坛。我好发称谢的声音。也要述说你一切奇妙的作为。耶和华阿,我喜爱你所住的殿,和你显荣耀的居所。不要把我的灵魂和罪人一同除掉,不要把我的性命和流人血的一同除掉。他们的手中有奸恶,右手满有贿赂。至于我,却要行事纯全。求你救赎我,怜恤我。我的脚站在平坦地方。在众会中我要称颂耶和华。”诗篇26篇,被称为“敬虔人的盼望”。诗人吐露住在神的殿中是最大的喜乐。喜乐的源泉,乃因蒙神怜恤。诗人的呼求出于根深蒂固的信仰,想藉着圣洁的仪式得享真正的喜乐。 这是一首个人的求告诗,但缺苦况的描写,可能危险尚未临到诗人。他无辜被诬陷,祷告求神伸冤,然后为自己的纯全辩护,最后寻求神的保护。今天我们就来分享诗篇26篇《虔诚人的盼望》。

一、无辜被诬陷(诗26:1-3)

(诗26:1-3)“(大卫的诗。)耶和华阿,求你为我伸冤,因我向来行事纯全,我又倚靠耶和华并不摇动。耶和华阿,求你察看我,试验我,熬炼我的肺腑心肠。因为你的慈爱常在我眼前。我也按你的真理而行。”大卫说他“行事纯全”,并不是说他没有罪。这对人来说也是不可能达到的。但他不断同神沟通,犯了罪就求神赦免和清洁他的过去。在这里他求神清洁他的名和敌人加给他那不真实的控告。我们也可以求神鉴察我们,相信神可照祂的怜悯,赦免我们的罪和清洁我们的过去。“伸冤”是通过审判将公正显露。在此,诗人以神为公正的审判者。也唯有神是公义的审判者。约伯之所以一直求神伸冤,求神审断,就是因为他三个朋友一直给他定罪,说他是因为犯罪而遭受的苦难。这一点约伯绝不认同。(伯4:1-8)“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说,人若想与你说话,你就厌烦吗?但谁能忍住不说呢?你素来教导许多的人,又坚固软弱的手。你的言语曾扶助那将要跌倒的人。你又使软弱的膝稳固。但现在祸患临到你,你就昏迷,挨近你,你便惊惶。你的倚靠不是在你敬畏神吗?你的盼望不是在你行事纯正吗?请你追想,无辜的人有谁灭亡。正直的人在何处剪除。按我所见,耕罪孽,种毒害的人,都照样收割。”以利法的意思是,“我们和你说话,你别不耐烦,你怎么服事别人来的?现在环境临到你,你就不接受了?你好好省察省察,肯定犯什么罪了。神是公义的,无辜的人,神不会让他灭亡,你现在所遭遇的,一定是你犯罪造成的。”今天我们想想,我们有多少时候,像以利法一样给人定罪。然后被我们服事的弟兄姊妹也蒙了,就开始顺着我们的思路反省,“我最近犯什么罪了?我这个礼拜天有事没聚会?我在路边看见一个老太太乞讨兜里正好没零钱?”好好一个弟兄姊妹,就被我们带沟里去了。大卫此时就经历着他人的诬陷,约伯求神伸冤,大卫也同样求神伸冤。

二、自己的辩护(诗26:4-7)

(诗26:4-7)“我没有和虚谎人同坐。也不与瞒哄人的同群。我恨恶恶人的会,必不与恶人同坐。耶和华阿,我要洗手表明无辜,才环绕你的祭坛。我好发称谢的声音。也要述说你一切奇妙的作为。”在这里,我们看到,大卫在上帝面前为自己辩护。我们看大卫的辩护,似乎是围绕着(诗1:1)“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的原则来进行的。今天我们应该远离不信的人吗?不,虽然有些地方基督徒要回避,但耶稣为我们树立了榜样,我们必须走到非信徒中间去帮助他们。同他们在一起和成为他们的一员有很大区别。成为他们的一员对我们为神作见证极为有害。去问一问你所尊敬的人﹕“如果我经常同非信徒在一起,我会不会在外表或行为上变得更不顺服神呢?”如果回答是“会”,那我们就要小心检验我们是如何同他们消磨时间的,以及对我们会有甚么样的影响?

大卫并未标榜自己的义,即使仇敌围绕,他也决志只投靠神。“恨恶”不是对特定群体的偏见,乃表明在属灵之事,诗人不作任何妥协。“恶人的会”指敌对神之人聚集的团契。“我要洗手表明无辜”献祭时,大祭司洗完手再进到祭坛前,表明自己无罪。“没有……同坐”就是没有任何认同的参与。“不与……同群”表示不与其共同出入;“恨恶恶人的会”意思是不参与那商议恶事的会。大卫用此告白自己灵性的纯洁。象征性的行为固然重要,更要铭记:到神面前,先要洁净自己。就如彼拉多在给耶稣定罪的事情上,也曾“洗手”,但是,他却并不无辜。今天我们所背诵的“使徒信经”当中就昭然记着他的罪行“在本丢彼拉多手下受害,被钉于十字架,受死埋葬。”但是大卫说的,我们却是相信的。因为连上帝也证明“大卫除了赫人乌利亚那件事,一生都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因此,大卫为自己的辩护,上帝是接纳的。

三、求神的保护(诗26:8-12)

(诗26:8-12)“耶和华阿,我喜爱你所住的殿,和你显荣耀的居所。不要把我的灵魂和罪人一同除掉,不要把我的性命和流人血的一同除掉。他们的手中有奸恶,右手满有贿赂。至于我,却要行事纯全。求你救赎我,怜恤我。我的脚站在平坦地方。在众会中我要称颂耶和华。”“你所住的殿,和你显荣耀的居所”在这一节中可指基遍的会幕(出40:35)摩西建造的那一个,或者(撒下6:17)大卫放约柜的临时场所。大卫高兴地说,他非常喜爱在这个地方敬拜神。我们应该怀着与大卫同样的爱和尊敬来敬拜神。“不要把我的性命和流人血的一同除掉。他们的手中有奸恶,右手满有贿赂。至于我,却要行事纯全。”说明大卫担心上帝误会自己。其实这是多余的,也说明人的小信。当初在所多玛被毁灭之时,上帝曾经说过,“所多玛如果有十个义人,也不毁灭那城。”并且,当所多玛被毁灭的时候,罗得也被救了出来。可见神的公义,绝不罔顾人的善行。“奸恶……贿赂”二者相伴,不可分离。恶人总是先图谋邪恶之计,再具体实行贿赂。信徒是从祸坑里,泥土中被拉出来的。现在所站地位是稳固的基督的盘石上,所以要见证赞美神。“我的心必因耶和华夸耀,谦卑人听见就要喜乐。”我们太喜欢向人公开诉说自己的困难,却把赞美神放在私底下。我们若能利用每一个场合公开赞美神该有多好呢!“救赎我”是说诗人祈求从罪中得救,说明他并不认为自己是绝对的无罪。也说明大卫并没有自义。“我的脚站在”是诗人宣布了对自己祈祷的回答:他用信心的眼睛看见自己站在“平坦地方”。经过坎坷危险的道路,翻越崇山峻岭,攀过悬崖峭壁,穿过荆棘丛林,他来到了“平坦地方”,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是每一个上帝儿女宝贵的特权。本诗应指导我们检查自己对上帝忠诚的证据。当我们进入基督徒经验的平原时,应当感谢上帝赐给我们得救的凭据。我们需要培养良好的思维习惯,避开不良的伙伴,乐意参加公众礼拜。这样,我们就能在义人的会中称颂耶和华。大卫的行为表现出他那向往神同在的心,正如诗篇多处洋溢渴慕居于圣殿、神山的感情,如“住在耶和华殿中,直到永远”。“在神殿中住一日,胜过在罪人帐棚中住千日”等。最后,诗人得着呼求的应允。“平坦地方”是一个毫无障碍和危险的地方。这是指着安全、稳妥、通达而内里包含着公正的意思。这是诗人所求的,亦是他凭信心已经得着了的。诗人身处逆境,受着恶势力的压迫,然而却坚贞不屈,忠于他所信靠的神。他那纯全的生命,使他能肯定地、满怀信心的仰望神为他伸明公正。虽然困境仍在,但他的信心领他去到那“平坦地方”。这正是“在世上有苦难,在基督里有平安”的真实写照。也是所有信靠耶稣基督的虔诚儿女的盼望。阿们!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