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已升级,请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帮助中心 | 站内地图 |

信仰栽培

您当前位置:基督教传媒 >> 信徒生活 >> 信仰栽培 >> 浏览文章

耶稣“受难•复活”崇拜的程序编排

2011-12-20 20:59:12 金陵协和神学院《教材》2009年第2期61--67页教牧工作 翁翠琴 【字体:

教会年历源于旧约和犹太节日。新约最早关于教会年历的证据体现在保罗于公元57年写给哥林多教会的第一封信中。正如保罗在信中所说:“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所以我们守这节……”(参林前5:7—8)这节经文似乎暗示,早期教会的信徒在犹太人逾越节的日子中庆祝基督的受死和复活。早期基督徒坚信,“时间”因基督的受死和复活而变得有意义。因此,他们从逾越节起,把教会年历往前扩展到五旬节,往后推移到大斋期和圣周。

 

到了4世纪,降临节、圣诞节和圣灵降临节也发展出来,以形成一个周期。于是,教会年历的基本框架在那时期成型。“复活节”原本称为“逾越节”,是庆祝基督受死、埋葬和复活的节日。直到四世纪早期,复活节(新的逾越节)开始有别于犹太的逾越节而在主日中举行。圣周的主题是围绕基督的生命事件(在“和散那”欢呼声中凯旋进京、最后晚餐、直到他在各各他受死、埋葬以及三日后的复活),因此,“濯足日”、受难日、礼拜六晚上及复活节主日成为整个教会年历里最特别的崇拜时期。各地教会还特别举行了“复活节圣乐崇拜”或“受难·复活”圣乐崇拜。

 

《圣经》虽提供许多崇拜的元素(如祈祷、读经、宣讲和赞美等),但没有提供唯一的敬拜模式和崇拜程序。故我们可有相当大的空间来设计崇拜礼仪。崇拜的编排实际上是可以根据不同的“崇拜框架”加以设计的。

 

崇拜的框架主要体现在以下六方面:

 

一、以主题为崇拜的框架(一般以某一主题或讲道主题为崇拜的中心内容,所选用的经文和圣诗等都围绕同一主题,这类崇拜能加深会众对主题的印象);

 

二、以教会节期为崇拜的框架(如圣诞节、受难节和复活节,教会际上还可采用其他节期作为崇拜的框架,如春节、感恩节);

 

三、以某一《圣经》经文为崇拜的框架(如以《路加福音》24:13--35经文为崇拜的框架,设计“与主同行”的崇拜流程);

 

四、以圣诗内容为崇拜的框架(这类崇拜即是“圣乐崇拜”,在崇拜中要唱多首圣诗并配合经文的诵读,可省去“讲道”的程序);

 

五、以《圣经》所提供的崇拜元素为崇拜的框架(如祷告、赞美、宣读、宣讲、奉献等);

 

六、混合型崇拜框架(即以上几种类型可能会混合出现在同一崇拜中)。

   

本文是以教会节期为崇拜的框架来设计“主耶稣‘受难·复活’圣乐崇拜的程序”的。

   

 

主耶稣“受难·复活”圣乐崇拜程序

   

一、  进堂圣诗

 

诗班、主礼人及讲员依序进堂 ,会众起立。《受难歌》(新编《赞美诗》第97首)  伯尔纳词  哈斯勒曲。 (崇拜开始时,诗班在崇拜司琴弹完前奏后以舒缓的节奏和柔和的声音边走边唱《受难歌》(新编97首),以营造记念耶稣受难的崇拜气氛。该圣诗是最有代表性的受难曲,德国著名圣乐大师巴赫以此曲为《马太受难曲》的核心,在全曲中出现六次,以起到连接全曲和营造受难气氛的作用。诗班进堂时一开始唱,会众就主动起立。由于该曲节奏缓慢,故诗班员每走一步为一拍,如果唱一遍太短而唱两遍太长,则重复某一或两句,事先最好估算好时间。“列队进堂”是旧约诗班在圣殿崇拜开始时的礼仪之一,这个“行动”包含两个含义:一是表明“来到上帝的面前”;二是表明“上帝进入圣所”,正如诗篇所言:“上帝啊,你是我的上帝,我的王;人已经看见你行走,进入圣所。歌唱的行在前,作乐的随在后,都在击鼓的童女中间。”(参诗68:24)

   

二、宣召经文:(诗145:1—5)

   

我的上帝、我的王啊,我要尊崇你,我要永永远远称颂你的名。我要天天称颂你,也要永永远远赞美你的名。耶和华本为大,该受大赞美,其大无法测度。这代要对那代颂赞你的作为,也要传扬你的大能。我要默念你威严的尊荣和你奇妙的作为。

   

(此经文具有“宣召”的气氛,“经文的最后一句”同时又能与以下“默想诗歌”的第一乐句有自然的铺陈和接续。主礼人在诗班站好队列并唱好“进堂圣诗”后“宣召”,“宣召”后,主礼人提示会众以“默想的态度和轻柔的声音”来唱这首圣诗。)

   

二、  诗歌默想

 

《奇妙十架歌》(新编《赞美诗》第98首)众立同唱。(此圣诗的第一乐句提示该圣诗可为“默想诗歌”,加上全曲旋律走向都采用“级进”形式,因此,音乐的气氛非常配合歌词的表达,给人宁静、虔诚、庄严和肃穆的感觉。这是格列高利平咏改编的乐曲。)

   

四、祷告    众立

   

(会众唱完四节歌词后安静站立,诗班继续轻声哼唱两遍《奇妙十架歌》,代祷者在诗班的哼呜歌声中祷告,并在诗班唱完两遍前结束代祷,最好事先写好祷文。)

 

五、诗班献唱    众坐

   

 

第一部分:主耶稣的受死

 

1.经文朗诵:(《以赛亚书》53:4—7)

 

2.合唱:《请看,神的羔羊》(《弥赛亚》第22首),亨德尔(G.F.Handel)曲,(这是根据《约翰福音》1:19而写的圣诗,也可选用莫扎特曲的《神的羔羊》,参《圣歌选集》第六集第6首。第一首之所以要唱有关“神的羔羊”的歌曲,目的是为了与前面所朗诵的经文有自然的铺陈,同时也表达了神“救赎的方法”。)

   

3.合唱:《橄榄山头歌》(新编《赞美诗》第89首),塔潘词,布雷德伯里曲,(这首圣诗描写的是主耶稣在最后晚餐后及受死前在客西马尼园祷告的情景。该曲旋律因采用许多“同音反复”和“下行旋律”,加上“音高”普遍不高,最高音为“i”,因此,音乐气氛能表达歌词中关于耶稣孤独及夜半冷清的意境。)

   

4.合唱:《十架七言》(《圣歌选集》Ⅱ第6首),宋尚直曲,马革顺改编,(这首圣诗描述的是耶稣受死过程中说的“七句话”,因此,很有必要唱此圣诗,因它能表达主耶稣的受死过程。)

   

 

第二部分:主耶稣的埋葬

   

1.经文朗诵:(《约翰福音》19:38—42)

   

2.合唱:《安息吧》(《马太受难曲》第78曲)巴赫(J.S.Bach)曲 (歌词大意:我们落泪、下跪,呼唤墓穴中的你,轻轻的安睡吧!疲倦的圣体,安睡吧,轻轻的安睡吧!你的墓穴与墓石,成为痛苦的良心的枕头,成为灵魂的安息之所。在那里,可以获得无比的满足,眼睛阖上,安然入眠。)

   

六、证道

 

“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路24:1--6上半,诗16:8—10)

   

(之所以把“证道”安排在“主耶稣受死和埋葬”与“主耶稣的复活”之间,乃是为了使所传讲的信息能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而这里所引用的经文和讲题正好能起到此作用。证道时间最好控制在20分钟左右或半小时以内。)

 

七、启应    众坐

 

主礼人(启):哈利路亚,基督已经复活了!

 

会众(应):基督果真复活了,哈利路亚!

  

 (在此处启应时,也可加上经文启应,如林前15:20--22,55—57,约11:25。此环节也可省略。)

 

八、诗班献唱

   

 

第三部分:主耶稣的复活

 

1.经文朗诵:(《马太福音》28:1—7)

 

2.合唱:《主的使者把石头辊开》(《圣歌选集》Ⅲ第10首)休斯塔德改编,马革顺译。(这是一首“黑人灵歌”,活泼的“切分节奏”体现了复活的信息,与第一和第二部分的圣诗情绪形成鲜明的对比,同时又能与“讲道内容”及“朗诵经文”自然关联。)

 

3.合唱:《复活的清晨》(《圣歌选集》Ⅱ第7首) 陈泽民词曲。(这是一首采用中国“五声调式”的复活节圣诗,选用它可体现民族性。而且该圣诗也采用“切分节奏”,并采用多种歌唱形式,如独唱、合唱、轮唱和齐唱。也可选用《圣歌选集》第七集第9首《基督复活》,此圣诗因旋律采用“附点节奏”且钢琴伴奏采用“纵立式和弦”和“八度”而使曲调充满“坚定的情绪”,能表达基督战胜死亡的权柄和复活的大能。)

   

 

第四部分:丰满的恩典和真理

 

1.经文朗诵:(《约翰福音》1:14—18)

 

2.合唱:《道成肉身》(《圣歌选集》第五集第3首)    史奇桂曲

 

3.合唱:《上帝爱世人》(《圣歌选集》Ⅲ第9首)斯特那(J.Stainer)曲。(此圣诗道出上帝“救赎的原因”,故很有必要唱此圣诗。)

 

九、宣信:《使徒信经》(新编《赞美诗》第395首)众立同诵。(在此崇拜中认信“我信……受死,埋葬;降在阴间,第三天从死人中复活”很有必要。)

 

十、互致问安礼:“愿主的平安与你同在!”众立。(与前后左右的肢体互致平安,此问安礼源于基督复活后对门徒的问安,参约20:19—20。)

 

十一、唱诗:《基督复生歌》(新编《赞美诗》第106首)众立同唱。

   

(此圣诗是“拉丁圣诗”,“拉丁圣诗”的歌词喜用“哈利路亚”,尤其在最后一句使用,新编《赞美诗》105首和109首也是此类型。歌曲之所以反复使用“哈利路亚”,也是为了效法旧约希伯来人采用“启应唱法”。因此,在唱这首圣诗时,最好不要从头到尾都是齐唱,如果采用“启应唱法”效果会更佳。第一节歌词:诗班唱“今朝基督正复生”(即第一节歌词每一行的第一句),会众应唱“哈利路亚”;第二节歌词:会众唱“普世万民齐赞扬”(即第二节歌词每一行的第一句),诗班应唱“哈利路亚”;第三节歌词:姐妹与弟兄进行应唱;第四节歌词:全体齐唱。107首《大启乐园歌》也可采用这种唱法,主礼人在唱前可给会众以提示。).

 

十二、主祷文    众立同诵;

 

十三、祝福    众立,

 

十四、《阿们颂》:(新编《赞美诗》第400首,四叠阿们)众立同唱。这是每位参与崇拜者以“歌唱形式”表达“内在生命”对“外在真理”(即前面所有礼仪程序所表达的真理)的认同,所以把“阿们颂”放在崇拜的最后。因为“上帝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参林后1:20),因此,在唱这首圣诗时要从心里说:“阿们。”   

 

虽然我们可用言语形式说“阿们”(如代祷后、祝福后等),但用“歌唱形式”表达的“阿们”更适合成为独立的礼仪,这也是“阿们颂”采用“歌唱形式”的原因之一。

   

十五、殿乐:(主礼人、讲员、会众依序退席)退堂圣诗:《愿地上有平安》(《圣歌选集》Ⅱ第11首)。笔者之所以以《受难歌》为“进堂圣诗”且以《愿地上有平安》为“退堂圣诗”,乃因这两首圣诗在崇拜始末的结合正好表达了以赛亚先知的话:“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参赛53:5)

 

“退堂圣诗”也可表达“诗班的祝福”,而《愿地上有平安》这首圣诗正好有此特点。“阿们颂”后,诗班仍留在原来的位置上存喜乐和感恩的心唱这首圣诗,而主礼人、讲员、会众则依序离开。这实际上也是崇拜结束时“退堂”的形式之一。另外,“退堂圣诗”的音乐最好要轻松欢快,如此可以激发会众感恩和喜乐的心,同时可激励会众立志受差,尊主旨意,从而延续崇拜和生活的一致性。

   

本文在编排“主耶稣‘受难·复活’圣乐崇拜”程序的同时,也适当对“音乐礼仪”及其他礼仪程序加以简单的“讲解”,目的是为了给读者提供“编排程序的思路”。因为崇拜的编排一定要考虑前后礼仪程序的关联性和连贯性,否则,崇拜只会沦为毫无关联的礼仪程序的堆砌,从而阻碍神人之间的对话和相遇。

 

 

本文刊于金陵协和神学院《教材》2009年第2期61--67页教牧工作。2011.12.14.21:28扫描,2011.12.17.11:15审核编辑。更多优秀文章,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www.jdjcm.com  !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图片新闻